废料填埋场

[山寨网王/ALL]更衣室纪事

其之一
“龙马,别介啊,我都说我跟那什么杏的没关系了,你怎么还这样啊。”
“我哪样了?”
“就是,就是……唉,反正你别再对我不理不睬了好不好?咱……训练完了晚上去吃汉堡?”
“谁跟你去吃汉堡!”
“哎哎,你别走啊,你衣服都还没换好呢!”
“要你管!”
“瞧瞧,闹别扭了不是?我都跟你这么坦白了,你怎么还不相信我?”
“坦白个鬼!放开我!”
“我不放怎么着了?”
“拿开,臭手!”
“哦?嫌我手臭?那……的时候你可别客气,把我手打开好了,我绝对不继续了。”
啪!
“你,你给我滚!”
“好好,我滚我滚,晚上老地方,学校边上那家德克士等你,咱不见不散啊!”
“哼!”
……

其之二
进门,奸笑。
“陶成武,你跟龙马怎么了?你们不是‘好朋友’么?”
摸脑袋。
“嘿嘿,就是……闹了点小别扭……”
“哦,‘小’别扭啊……”
“我,我先去训练了。”
“嘿,这家伙!”
“鞠万,你也真是的,那天那女的来找陶成武,你干吗那么兴奋地嚷嚷。”
“我哪里嚷嚷,我不就是……激动了那么一下……”
“你这叫推波助澜!”
“我还唯恐天下不乱了,怎么着了?”
“唉,你啊……”
“别说这些了,赶快换衣服,要迟到了!周裕走了,周助不爽了,直接影响到国光也不爽了。我们如果晚到,估计不是二十圈就能解决问题的!”
“你知道还不赶紧的!”
“呃,来了!”
“等等。”
“干吗?”
“你忘了什么没有?”
“啥……哦,呵呵。”
撞牌子,击拳,拉……
“嗯……”
“好了,走吧。”
“嘿嘿,好。”

其之三
训练中间休息。
“唉~~~唉呦!你轻点啊!”
“抱歉抱歉,弄疼了?”
“拉韧带也不是这么拉的啊。你慢点成不成!”
“嘿,陈海堂,人家钱真智主动帮你做柔软运动也是为了你好。你对人家也客气点啊!”
“陶成武,你闭嘴!”
“我还真就不闭嘴了,怎样?”
“想打架吗?”
“打就打,怎么着了?”
“海堂!你消停点!”
“我消停?别以为我不知道这家伙今天在这跟龙马……唉呦唉呦!”
“抱歉,陶成武。”
“……没,没事,我毛巾放这,先回运动场了啊。”
“好,你放那吧……海堂,你没事也别老戳人家痛处啊。”
“我……”
“好了,起来吧。”
“嗯……你看我干吗?”
“我连看你都不行了?”
“你……你别这样,给人看到了影响多不好……”
“没事,还没人来呢……”
“等等,喂!啊……”
…………
“你嗓子有点哑,早跟你说一天别没事就咆哮,你也不怕浪费体力。”
“你……你这才叫浪费体力。”
“我没事。好了,走吧,去训练场。”
“嗯,等等……”
“嗯?”
“你不……再……”
“呵呵。”
“嗯……”
…………
“鞠万,你干吗呢?不是说过来擦汗喝水的吗……”
“嘘!”
“怎么……啊……他们……”
“轻点声!”
“我,我们还是走吧……”
“怎么了大石,有担子做没胆子看?唉呦,他们还真带劲,胆子真大……”
捂住眼睛,拖。
“唉你干吗呢……”
连嘴巴一块捂上。
“走走,看多了会长针眼的!”
“唉,你别……”
………………
“国光?你看到啥了?”
推眼镜。
“一会陈海堂钱真智30圈。”
“为什么?”
“在不恰当的地方做不恰当的事。”
微笑。
“那你呢?”
“我什么?”
“你就没在不恰当的地方做过不恰当的事了么?”
“那是……”
“呵呵,当我没说。”
“周助……”
“我不休息了,你也别进去了。”
“我没打算进去……”

其之四
关柜门。啪!
“龙马,龙马!”
“你,你干吗去?”
“上厕所!冲凉!你能不别像跟屁虫一样跟着我?烦死了!”
“我,我那不是……嘿嘿,担心你来着……”
挑眉。
“担心我什么?”
“担心你……唉你能不能别这么靠在门边斜眼看我,像跟我打情骂俏似的……”
颤抖,转身。
“唉,你……”
“你敢跟过来我拿网球拍死你!”
“唉……”
“陶成武,注意场合,注意影响啊。”
“啊,队长!还有周助,大家……”
“陶成武,你跟龙马闹成这样,打算怎么办?”
“春龙,怎么连你也……”
搂肩膀。
“陶成武,我跟你说啊……”
“鞠万,你能不能别用这么奸诈的表情看着我,你想说什么就说……”
“咳,兄弟想帮你一把,你怎么这么说呢!真是的。”
“陶成武,根据我的数据,你今天晚上能搞定龙马的几率只有33%……”(完了这句话好原著)
“我……”
“陶成武,该出手时就出手。”
“周助!”
微笑。
“怎么了,国光?”
低头,扶眼镜。
“没什么……”
“唉呦,我怎么那么命苦……”
“哼,谁让你见到个姑娘就上去献殷情的!”
“陈海堂!我那哪里叫献殷情!我不是见到她带三明治来,就出卖一下色相为大家把三明治拿过来罢了……”
“那三明治本来就是给你的,你哪里需要出卖色相……”
“鞠万,别说你没吃那三明治!”
“好了好了,陶成武,马上就要比赛了,怎么安抚你家龙马,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大石……”
沉默,发飚。
“那个女人!再让我看到你我就拿网球拍死你!”(我真解恨……)

其之五 番外 寝室纪事
“国光?”
“嗯?”
“干吗呢?”
“写毛概要交的论文……”
“那不是明天就要交了?你怎么现在才写?”
“前段时间一直忙着制定训练计划……”
“哦,太晚了,你饿不饿?来。”
看着开杯乐推眼镜。
“谢谢你小芳……噢不,周助。”
“什么小芳?”
“没什么……晚了,你去睡吧。”
“嗯。那我先回寝室睡了。”心里嘀咕:“原来你也看了那张贴,知青国光……”
………………
“海堂,你屁股上长疮了?乱动什么!不知道寝室的床不稳啊!”
“没……”
“鞠万,算了。明天我让春龙跟海堂换个寝室。”
“…………!大石,你什么意思!”
“海堂,你吵什么!睡觉!明天上不上课了!”
“……………………”
第二天。
“春龙,麻烦你个事……”
“什么?”
“你不是睡我下铺么?能不能帮忙跟队长他们屋的海堂换个寝室?我去跟辅导员老师说……”(我不知道原作怎么设定的,暂时这么写了哈)
“可以是可以,不过为什么?”
“咳,这不快期中考试了么,他上次高数没过,我帮他辅导方便……”
“……哦,行,晚上带他过来搬东西吧。”
“多谢了!”

其之六
“呼……”
“喂喂,你们看看鞠万,居然就这么直接在这里睡着了!”
“唉你声音轻点,别吵人家!”
“真不像话!更衣室又不是寝室!”
“国光,抱歉,你也知道他昨天为了准备英语考试忙到半夜……”
“大石,你是副队长,怎么能这么惯他……”
“咳……”心里嘀咕:“说得好像就你没惯过别人似的……”
众人悄悄退出。
“鞠万,鞠万?唉,居然睡得这么沉……”
脱衣,盖。
“一身汗也不先冲一下,不怕着凉……”
“呼……”
看。
越靠越近……
“嗯……”
“唉我说大石……啊!”
脸红,低吼。
“陶成武!你不会动作声音轻点么!”
“抱,抱歉,我现在就闪!不打扰了,别管我,你们继续!”
“………………”

其之七
“周助……周助?”
“嗯……啊?哦,是国光啊……”
“回神了!想什么呢?”
“没什么……”
“想你弟弟呢吧?”
“…………国光,你说小裕他在鲁道夫……”
“别想了,当初是他自己要走的,我们也没办法。到是你,当心想出病来,伤身。”
“嗯……对了国光,你当初……为什么要给他和陶陶对打的时候算界内呢……”
“我……”
“算了,你不用说了,我明白。”
“周助……”
“我现在就是怕他在鲁道夫受人欺负……那个关越,实在是……”
“实在是怎么了?”
“国光,你笑什么?”(部长的笑到现在为止还是如此雷我,抱歉,我是部长命,所以想不认真的,但还是……)
“没什么。”心想:“小样,你弟弟已经被关越拐走了是个人都看出来了现在还有什么好想的?还有,当我不知道原作里观不二观红火么?为了自己头上帽子的颜色问题,这回绝不能再让你和那家伙擦出什么火花……”
“呜!你突然的干什么呢!”
“周助,你说我们从原作里老夫老妻到现在了……”
“什么原作……啊!你脑子抽抽了!这里是更衣室!”
“你也会吼了啊……唉……不过连我都会笑得如同五月花了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不可能的……话又说回来,这哪是什么更衣室,难道不是已经变成钟点房了?”
“你说什么呢……呜……”
“………………”
“………………”
“还要么?”
“嗯……”
……………………
“大石,你说我们怎么老这样那么不凑巧啊。上次是真智和海堂那俩家伙,这回是……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队长说他和周助是老夫老妻呃……”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么?你看那气场,那氛围,那眼神交流……”
“我知道,一切尽在不言中对吧?不过我是说,老夫老妻这一称呼不是历来用在形容我俩身上的么……”
“………………”
“大石,你怎么脸红了?”
“我……没……”
“算了,走吧,我们去给魔力氨基酸做广告去……”

其之八
“龙马……龙马……你看我都那么长时间没跟那死女人见面了,你还不原谅我么……”
“同学,师兄,我跟你什么关系?有什么原不原谅的?喂!你怎么又把你那爪子搭上来了!”
“龙马……现在大家都知道我俩是好朋友,好兄弟……”
“谁没事跟你称兄道弟的,你这个自来熟,我可没答应!”
“是,我知道我们当然不是好兄弟,我们哪只是好兄弟……我们可是……”
啪!
“唉呦,你还真打啊!”
“有多远滚多远去!”
“……好,让你傲娇是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没事就往那小姑娘的画室跑!你……你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
“什么州官百姓的?!”
“我……我明儿就和海堂组双打去!”
“你……”
“怎么?舍不得了?”
“胡扯!你跟谁组双打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就是……”
凑近。
“就是什么?”
“……………………”
“好啦,咱俩好兄弟嘛……你放心……”
“……谁跟你是兄弟……”
“对对,我们当然不是兄弟……”
“……………………”
“不生气了?”
“…………下不为例。”
“好嘞!走,吃汉堡去,明天就去集训了可吃不到了!”
“汉堡又是汉堡……你上辈子汉堡投胎的么……”

其之九 番外 集训纪事
“海堂,你知道,我真的争取过了。”
“…………”
“我真的不愿意你和陶成武组双打啊……我都跟教练说了,让我们俩组,可教练死活不答应……”
“………………”
“海堂?”
“我……”
“海堂你怎么了?”
“我这回不能和你一个房间了……5555……”
“你,你别这样啊。乖,你先忍忍,好好训练,等集训结束了我带你特别去开房间……”
“你,你说什么呢!什么开房间!”
“你是你说要跟我一个房间的……”
“555555……”
“其实不只你,陶成武那边也火大着呢,他不能和龙马一个房间了。”
“管他去死!”
“话别这么说啊……”心想:“说得好!要是陶海真王道把我给炮灰了我做鬼也不放过编剧和导演!”

其之十
“没事吧?”
“没事……唉呦呦,疼,疼!”
“你怎么会不当心把脚给扭了呢!你等着,我去拿药箱。”
“………………笨蛋。”
“啊?”
“………………”
“噗……”
“你笑什么?”
“你有什么话就说吧,现在大家都在训练,这里不会有人过来。”
“啊?”
“就你那装伤水平,还当我看不出来?也就骗骗阿陶小龙什么的。想让我心疼你就直说,害得我还要违背我的做人原则帮你说谎。”
“………………”
“说啊。不说我先回去训练了。你这次体能训练还能逃得过去,下次绝对……”
“那个……”
“嗯?”
“那时候……”
“什么?”
“你那时候……为什么……为什么不亲我?”
“啊??”
“我们俩闹别扭那次,就在边上洗手间,你把我按到墙上的时候……如果你那时候能亲我一下,我也许早就原谅你了。”
“…………”(其实心花怒放来着)
“算了,当我没说……”
“在比赛场外面那次,其实我是想从后边抱住你的。”
“嗯?”
“不过后来我没敢。”
“…………为什么?”
“因为怕被你推开……况且那边又不是自己的地方,被别人看见怎么办……”
“………………笨蛋。”
“你别生气,其实我说耽误你三年什么的,是……骗你的……”
“我知道。”
“啊?那你为什么……”
“我当时气疯了,也知道你被我气死了,但就是……”
“拉不下脸对吧?算了,我知道了,咱不说那件事了。”
“嗯……大石,我晚上想吃糖醋小排。”(大家都跟糖醋小排杠上了啊……嗬嗬,向大人们致敬^_^)
“我帮你去买。”
“我无双大蛇还没打出来全人物。”
“你还差谁?我帮你打。”
“本多忠胜……我制服裤子脏了还没洗。”
“我帮你洗……”
“我英语作业还没做完。”
“…………我帮你……嗯?不对!抄作业你至少……”
“啵!”
“我帮你……抄……”
………………………………

其之十一 食堂纪事
“海堂,过来吃鸡翅膀。”
“又是鸡翅膀!”
“你不是爱吃么?”
“我说了我不爱吃!……好吧,就算我爱吃,你也不用天天从宿舍后门小摊上帮我买烤鸡翅膀吧!真当我是大话西游里的周星驰啊!”(大家学校附近都有小吃一条街吧?都有卖烧烤的摊子吧?都有鸡翅吧?)
“海堂……”
“再吃翅膀下去我就会飞了……啊?什么事?”
“你和陶成武的双打练得不错。”
“哦……那家伙……呃?”
“他帮你洗袜子了?”
“没……没有。你说什么呢!”
冷。
“没有就没有,你那么言辞闪烁做什么?”
“没有就是没有!”
“………………好吧,我去问问他……”
“问,问他做什么?”
“海堂,你双打练得不错我很高兴,不过……”
“不过什么?”
“陈海堂,你也该明白了吧。”
“你啥都没说,我明白什么?”
“…………好吧,我换个说法。你喜不喜欢陶成武?”
“什么?!怎么可能!就他那臭家伙……”
“我看你挺喜欢他的。根据我的数据显示,你跟陶成武的亲密程度在集训过程中以几何程度上升,按照一般状况,这种机率……”
“等等,好吧,你说说,按照你的数据显示,我喜欢他啥了?”
“…………你喜欢他什么我怎么会知道……”
歪头。
“我说钱真智师兄……你该不会……”
“嗯?”
“…………”
“我替你说,没错,我是不开心了,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你有什么好不开心的?你为什么会不开心?”
有点咬牙切齿了。
“………………我是你的什么?”
“啊?”
“你说说看,你进球队这两年,我对你怎样?”
“你……很好。”
“那有些话我不说,你明不明白?”
嘀咕:“该做的不该做的早都做了,还说什么明不明白……”
“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
“……好吧,我帮你训练,帮你进正选,帮你洗袜子……就差那一句话,你还要逼我先说?”
“我没那个意思……反正,我就撂一句话,我跟陶成武,除了竞争对手和临时搭档的关系,没别的了。我们努力配合,全是为了球队。至于师兄你……”
阴转晴。
“说呀。”
脸红,吸气。
“……你烦不烦啊,我偏不说!”
偷笑。
“……好,把这鸡翅膀吃了吧。”
“啊??”

其之十二 训练场纪事
“周助!”
“来了!真智,怎么了?”
“你昨天又去鲁道夫看周裕了?”
“嗯,不过你别担心,现在他在那边挺好的,关越……也挺照顾他的。”
“国光跟你一起去的?”
“…………你怎么知道?”
“他说他自习去了,但我有事找他没找到人。”
“……那也不一定是跟我在一起吧……”
默。心想:“你装什么装……”
“…………好吧好吧,你别那么高深莫测地看着我成不成……是他说怕我到了那边情绪激动,所以……”
“你解释那么清楚看什么,我又没问什么。”
“…………那你把我叫过来做什么!”
“我想让你帮我尝尝这瓶加强版青汁……”
“你找我尝?没弄错吧,我是什么舌头你不会不知道吧,我说好的话大家只会死得更惨……”
“不是那个意思……唉,反正你尝尝看就知道了!”
笑容有点抽搐。
“我不喝。”
“为什么?”
“因为我嗅出了阴谋的味道。”
“……那好吧,我去找国光,问问他昨天晚上你们俩掐着门禁回来之前的路线。”
“…………你还是给我吧……”算你狠……
“咕嘟咕嘟……”
“怎么样?”
“口味倒没什么特别……你到底加了什么?”
“你……有什么特殊的感觉没有?”
“没啊。”
“没什么特别啊……”低头,走远……
“喂,喂!真智你到底……”
“周助,做什么呢?”
“哦,国光……没,没什么……”
“你怎么有点脸红?刚才训练太累了?还是……”低头,扶眼镜:“昨天晚上,抱歉……”
(此时,一身影闪过……)
“…………没事,我还要谢谢你,在看到关越那家伙骚扰小裕气昏了头的时候伸手拉住我……”
“不过我好像下手重了点,把你胳膊勒得太紧了……”
“没关系……嗯?怎么好像觉得有点不对劲……”脸红,倒。
“周助?周助你怎么了?!”
…………

其之十三
“大石,大石!我刚才在训练场边上听到队长在和周助说什么‘昨天晚上,抱歉’之类的话,表情还期期艾艾的!”
“啊?怎么可能!他们俩也……太大胆了吧……”
“真的真的?果然不错,我的猜测是真的!”
“阿陶,你怎么也来了?”
“喂喂,难道你也有什么特别发现?”
“鞠万,你怎么这么八卦……”
“我今天换衣服的时候看到周助胳臂上有一些异常的红痕,还奇怪来着,果不其然啊……!!”
“哎呦喂,真是没想到我们队长也是一性情中人……”
“不过我刚才好像看到周助师兄晕倒在训练场边上了。”
“真的?龙马?你没看错?”
“嗯,周助师兄不小心一歪,就倒在队长怀里了……”
“真是人不可貌相,没想到队长他……”
“居然这么厉害……连周助那么好的身体素质都……”
“大石!”
“队,队长!什么事!”
“你快看看周助,刚才不知怎么的就晕倒了!”
“哦……哦,来了!”不知怎么的有点脸红。
眼光交汇,互相点头意味深长。
“队长居然把周助公主抱进来……”
“果然龙马精神……”
“啊?我怎么了?”
“啊不,此龙马非彼龙马……对了,你爸晚上让我去你家吃饭没忘吧?”
“哼,老头子没事为什么请你!”
“当然因为我是他家未来的……哎呦!”
“滚!”
“我说阿陶,你呀看看场合好不好……”

其之十四 寝室纪事
“海堂,你今天晚上把这个青汁喝了。”
“啊?怎么又要喝!这两天我的饮食你也管得太宽了吧!从鸡翅膀到红烧鱼……我就不能有点自己的选择么?”
“不行。作为助理教练我有义务监督你的饮食。”
“你不是全队的助理教练么,怎么专门针对我……”
看看四处没人,眼光一闪。
“…………海堂,你过来。”
“啊?”起身,坐到下铺。“干吗?”
翻身,压。
“你不会不知道我为什么针对你吧?”
“你……”
“前段时间你跟陶成武双打的时候能体会到我的心情吗?”
“我,我不是……”
“不是什么?”
“我是说……唉,跟你说了也不懂!你起开,我高数……”
“我让你跟我双打,你还没答应。”
“…………”
“你答不答应?”
“……………………”
起身,放手。
“算了,起来喝青汁吧。”
“…………”
“喝啊。”
“我喝我喝还不成吗!……咕嘟咕嘟……”
“感觉怎么样?”
“口味还是那么烂……咦?你,你干嘛……这,这里是寝室!周助和阿陶随时可能回来!”
“阿陶晚上去龙马家做客估计回不来,至于周助……估计也回不来了。”
“你,你怎么知道!”
“这你就别管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你说什么感觉!啊……”
“反应很好……今天晚上估计国光也会很忙很忙……”
“你做了什么……手脚……”
“没啥,就在最新版的青汁里面试着加了几味中药,比如青木香啊山茱萸啊蛇床子啊远志啊五味子什么的……(我乱写的,学中医的请别跟我计较,资料来源于某张X药制作贴……)我国的中医文化真是博大精深啊……”
“呜……”
(奥运期间大家要河蟹,以下省略XXX字……)
“……你说,还要不要跟我双打!”
“你……啊……就为了这个……嗯……还拖了周助下水……”
“哦,那个啊,我不就看他们俩都什么时候了还打太极呢……呼呼……我都为他们急啊,所以就推了一把……”
“你这个……”
“说什么呢,你还是好好想想我的建议吧!”
“你这哪里叫建议!分明就是……啊!”
“是什么?”
“…………我答应,我答应还不行么!!”
“好孩子……”
(这段写的太狗血小白了,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巫季步式捂脸泪奔……那些要看钱海详细内容的筒子们,这是我的最大限度了……)

其之十五
“周助……周助!”
“嗯……啊?鞠万什么事?”
“你昨天在训练场昏倒了,没事吧?”
“没,没事……”
“哦,那就好……啊对了,昨晚上队长没回寝室,少见啊!”
“………………”
“你们说什么呢?”
“啊队长。”
“大石,你这什么眼神……”
“呵呵,没啥,就觉得好像队长你今天早上挺容光焕发的……”
“说什么呢!”低头,扶眼镜。
石鞠二人心声:“连着两天啊……队长真厉害……周助你受苦了……”
周助心声:“我前天晚上从鲁道夫回来之后不过顺路就和国光一起去了趟新天地,怕说出来影响不好结果就被真智那家伙抓住了把柄……一浪漫成千古恨,我TM亏不亏啊……!!”
………………

其之十六 训练场纪事
“整队!”
“报告!”
“说。”
“海堂今天发烧了,托我请假。”
“他居然也会发烧……”
“…………好吧。今天的训练任务,先慢跑二十圈,集合后宣布!周助留下,其他人向右~转,跑!”
似笑非笑。
“……钟国光,你不错啊。”
“周助,真对不起……我会对你负责的……”
“………………”
“你……还好吧……?”
“你说呢?”
“你今天就别太……那个……”
毫不客气地转身,语音强硬,掷地有声。
“钟国光,你给我记住,三天后,学校后门小旅馆,不见不散!到那时我必将讨回公道!”
“周,周助!你……!!”
(我承认恶搞了……山寨版的钟国光同学的性格实在太欢乐了,要是原作里的那位冰山我决计写不出这种东西来……)
………………
“大石,你听到没有?周助发飚了……”
黑线万丈。
“我听到了……”
“喂,真智,你昨天到底用了什么招数……”
“你怎知道是我?”
“别笑了,全队除了你还有谁有那能耐……”
“阿陶,别冲我直乐了,你那点花花肠子当我不知道?”
“嘿嘿……你用的那啥招数,也教我点,等我下次再去龙马家的时候……哎呦喂!龙马你怎么踢我!”

END

好了,最后以一个比较有连续情节的场景结束了。头脑一时发热也不怎么认真的就开了这篇原意在于欢乐恶搞自娱自乐的不知所云的东西,能顺利结束还真是托了大家的福!
废话不多说,唯有一句话:Let’s 有爱的山寨吧!

于08年8月7日,奥运开幕前夜
介绍,是什么?能吃吗?

未那个啥/萝卜

Author:未那个啥/萝卜
自留地纯粹
人品崩坏有

水产存在可能
补品存在不定

ACG向主
耽美向主

同人大好
(向来N作并萌因此爬墙无)
中度声控

垃圾产出有
吐槽有
YY有
妄想有

时光,请让我无视!
07 | 2008/08 | 09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同学,今天你踩了吗?
好友一览
搜寻栏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