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料填埋场

同人一百题 VI

78/ただひとつ確かなこと
唯一确定的事情
SS/沙穆沙

“你怎么来的?”
“如你所知,我随时都可以过来。”
“你为什么来?”
“我觉得我需要来。”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无论你在哪里,我马上就能知道。”
“……无聊的超能力。”
“不用对此表示鄙薄,我相信其实你也是一样的。”
“是么?”
“………………”
“………………”
“那是我唯一确定的事情。”


79/誰か…
有谁来……
HP/HD

梅林啊,如果可以的话,请千万别让那个有着绿色眼睛的生物知道我真正的感情。
永远不。

虽然我并不认为他一无所知,但我对梅林发誓,就算他跪下来流着泪求我,我也不会告诉他,除非使用吐真剂……
不过我无法想象他会真的求我什么,同时也十分肯定他不会有那种心情对我使用吐真剂。

但是……有谁来救救我。
从这份并非如我所愿的令人溺毙的可憎情感中,救救我……


81/借りたままのCD
借了没还的CD
Oofuri/田花

高中毕业之后一段时间,田岛在家里收拾准备带去职棒队舍的物品,忽然从一堆杂七杂八的漫画周刊色情杂志之类的书里掉出一个扁扁的塑料盒子来。
那起来一看,原来是张CD,是自己高一时曾经很喜欢的一个乐队的专辑。
田岛盯着CD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到底自己有没有买过这张CD。
“啊~!这张CD好像是花井那家伙的……”
原来他有借给我过这张CD啊……田岛抓了抓脑袋,望着天花板,无所谓地想。
无论怎样,这也是两年多前的事情了,原来这张CD自己借了那么长时间都没有还给他吗?或者说,其实是自己从那以后就没有再去主动找过他?
田岛猛然间直起身。
不对,难道那时候,花井已经知道我不会再去主动找他了吗?

就算是在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社团,也是能够做到避而不见的。当真心不想再和什么人有牵扯的时候,就算物理距离如何近,互相躲避也并不是那么难以做到的事情。
这种事情,优等生花井应该比田岛更清楚才对。
但他却依然把那张CD借给了自己。

田岛的思想比较简单,当年的花井应该也料定了他不会想到这么复杂微妙的理由吧。
但这层含义,最终还是会被参透的。

田岛仰面朝天躺了下去。
身边放着那张他借了没还的CD。


83/「忘れてもいいよ」
“忘了也可以”
H X H/西伊

伊尔谜作为家族的重要成员勤奋的投入工作,每天在世界各地来来去去。
性格关系加上工作的忙碌程度也让他很少去回想以前的事情。因为很少去想,于是很自然的也就渐渐忘记了。

有一次,他路过天空竞技场所在的城市,由于工作意外的顺利结束的很早,因此出来不少空闲时间。于是,他破天荒的决定到竞技场内去稍微转一圈。
居高临下地看别人竞技,从某些角度而言也还是能找出些趣味来的。

他坐在看台上,见证了天空竞技场新一任顶层楼主的诞生。
伊尔谜并不否认那个人不弱,但他也很公正地认为,这个人相比曾经的最强楼主西索来说,还是差了好几个档次。

而那个时候,西索这个名字从天空竞技场乃至这个世界上消失已经很多年了。

“你好,能请你喝杯酒吗?”
坐在竞技场内附带的酒吧里,伊尔谜被边上的一个人轻佻地搭讪了。
转过身,他看见对方正是那个新任楼主。
他没说话,而是淡淡地给了个“请便”的眼神。

“你很强吧。”
喝着酒,那个楼主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
“嗯?”
“因为你身上显山不露水的杀气。一般来说把能自己的杀气隐藏的越好,那个人就越强。”
“哦,是么。”
“而现在你身上的杀气一点都没有变化,我却更加确定下一秒钟你会毫不犹豫地一招结果我。”那人很认真地说。

伊尔谜很疑惑,连他自己都这么说了,为什么还要继续跟自己并肩坐在一起呢?但在下一秒钟,他却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个人远比之前决斗场上所表现出来的强的多。
能把自己的实力隐藏到让自己也无法马上看出来,这个人也绝非等闲之辈了。

“不过你应该不会真的动手杀我吧?”
“你怎么知道?”
“因为没有理由啊。”那人勾起嘴角。
“很遗憾,毫无理由的杀人正是我生活的一个部分。”伊尔谜这时候倒真的有点不想杀掉他了。
“是吗?”那人笑得很坦然。

“小伊啊,你不会动手的,因为你没有杀我的理由啊。”

伊尔谜忽然想起来了,这个人的感觉很像他。
原来自己还是记得的,那个人的事情。
他原本以为自己早就忘掉了。


85/本当は
其实
TB & X/星昴

我看着这个带着寂寞眼神的青年站在面前。
他不说话,也只是看着我,很久。
直到他从兜里掏出烟,我下意识地拿出打火机为他点上。

吐出烟雾,他忽然自嘲地轻笑了几声。

“星史郎。”
他终于开口对我说道。

“你知道吗?我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没有你可能就不想再活下去了,但是你就算这个世界上没有我也没有关系,对不对?”

虽然我忽然觉得他说的话不一定是对的,但也还是无法回答他。
因为我不能说话。

其实,我只是他亲手做出来的,和某个人相貌相同的式神而已。


87/涙もでない
流不出泪
DEATH NOTE/月L

我赢了,L。
看到你毫无生气躺在我手臂中的样子,不能说不兴奋,还有些许带着黑暗情绪的骄傲和自豪。

如果可以的话,你后不后悔遇见我?

我想自己应该挤出些眼泪让自己的演技更加逼真的。
但我发现自己做不到。
即使心中那点细微的疼痛,是真实的。


88/微熱
SS/米妙

漫步巴黎街头,形形色色的男女在眼前一闪而过,从没吸引过他的目光。
忽然,他却停住脚步,转过头,看到一个留着长发,身材高大的男人从自己身边掠过之后脚步不停地往前走去,而自己只能捕捉到那人的一个背影和一丝古龙水的气味。
那个男人,无论是身材还是外形,都令人想起另一个人。
他有些怔住了,为自己心底那一丝微微的热度感到困扰。
即使知道那个路过的人不可能会是他。

卡妙从来没有主动给米罗写过邮件。
米罗却总是写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过来,有时甚至只是一个词,一句话。
当然,他写的内容最多的不过是:“卡妙,我想你了。”

他忽然有些心烦,但决定还是给对方写封邮件说看到了一个长得很像他的男人。
然而盯着手机屏幕上的那个名字,这个向来冷面如冰的男人,心底那点微微的热度却没有消失,反而有愈加扩大的趋势。

但直到最后,这封邮件也是没有办法发送给已经不在了的邮件接收者的。
这是他再清楚不过的事情。


89/右手
DGM/RK

教团的人都知道,神田和拉比经常吵架。
教团的人也都知道,神田和拉比之间的吵架大都半真半假。
他们的吵架总是从一些很细微的地方引发战火,而暴怒的神田便立马会把吵架上升到动用六幻的等级,接下来却会被拉比一推一挡,很轻松的就化解了。
但大家心里也很清楚,神田就算六幻在手,但只要对面的人是拉比,下手就总会或多或少留有余地——就像神田每次对拉比对自己直呼其名感到不胜困扰,却总也没真正制止一样。

有一次,亚连看到神田的右手上有一个明显由于被长时间攥紧而留下的手痕。
但他不敢问神田。
于是,只能去问拉比——因为刚刚结束的那次任务,神田的搭档正是拉比,虽然神田对那次任务安排的搭档人选颇多腹诽,但也没有办法。
结果即使两人都带了一身的伤,却也总算顺利归来。

“啊,你是说那个痕迹?”拉比摸摸自己脸上由于激烈战斗留下而尚未愈合的伤口,笑得很坦然。
“那是我握出来的。”
“啊?”
“和‘恶魔’战斗的时候我右手要握武器嘛,所以只能用左手牵紧他的右手了。”
“我问的主要目的不是这个……”
“反正我不会放手的。”拉比眉眼中并没有丝毫犹豫。
“……什么?”
“再怎么危险,我也会紧紧抓住手的。他就算生气也好,挣扎也好,我也不会让他挣脱,就算抓疼他也不放。”
“但神田……”
“我知道他不需要我保护。”拉比表情淡淡的:“但握着他的手,我会觉得自己被他拯救。”
“就是这样罢了。”


93/5センチ
5公分
POT/凤穴

电车十分拥挤。
男孩十分好小孩地把座位让给一位老奶奶之后,就带着一脸笑容站到了前辈的对面,让对方心底暗生:“你就是为了这种情况才故意把座位让出来的吧!”这种郁闷的念头。
前辈可以非常清楚地感觉出后辈的视线滑过自己的肩膀,头发,然后一路往下停留在自己面容上的轨迹。
于是他很不争气莫名其妙理所当然地脸红了。
听到车厢里响起报站名的声音,他连忙起身,低声说:“快到站了,走了啦。”
“是,前辈。”
一路跋山涉水挤到门边,前辈却发现自己的姿势被人为塑造得非常怪异——他无法让自己的正面对着车门,而只能背靠着玻璃与跟在自己身后的后辈形成面对面的情况。

因拥挤而不得不绞缠的双腿,凝视着的目光,温暖的吐息。
受不了了。
不要,不要再这么看我了。

那时,后辈却微微低下头,闭上了眼睛。
明明没有真正碰到,身材略矮的前辈却感到仿佛有什么东西轻轻落在了自己的嘴唇上。
那是一个,距离五公分的吻。
介绍,是什么?能吃吗?

未那个啥/萝卜

Author:未那个啥/萝卜
自留地纯粹
人品崩坏有

水产存在可能
补品存在不定

ACG向主
耽美向主

同人大好
(向来N作并萌因此爬墙无)
中度声控

垃圾产出有
吐槽有
YY有
妄想有

时光,请让我无视!
11 | 2008/12 | 0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同学,今天你踩了吗?
好友一览
搜寻栏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