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料填埋场

[TF]暮光

情节弱,散文风——其实这就是个练笔文。
*************************************************************************************
在结束了对异国的环游之旅后,不二最终决定在东岸沿海的一个小城停留下来。
这是一个宁静而风景优美的小地方,民风相较于这片次大陆上数一数二的大城市来说自是淳朴不少。为了节省旅费,不二在靠近大学的一个地方短期租了一间房子,平日里除了整理先前积攒下来的一堆照片之外,就是四处闲逛,权当休息心灵,陶冶情操。
住在这栋房子里的不只他一个,还有一个叫做丹尼尔的19岁当地大学生。事实上,他并不应该算是不二的室友,而是房东。在交谈中得知,这栋看上去极为老旧的红顶木质结构小房子本是丹尼尔过世的祖母的房子,已将近五六年没人住了,在他考上这里的大学之后就暂时搬到这里方便就近上学,由于还有空着的房间,便决定找个室友,也顺便赚点生活费。
不二住的这个房间原本是这栋房子的客厅,有着一个出于防火考虑已经被封上的壁炉,在他去看房的时候堆满了不用的桌椅板凳乃至旧沙发之类的杂物,但他却一眼看见了那架放在角落里的钢琴,于是便拜托丹尼尔移走杂物,收拾了房间,住了下来。

“想要一栋不大却独门独院的房子,有红色或者蓝色的屋顶,客厅里有能烧明火的壁炉,最好还有架钢琴……虽然自己不太会弹,但毕竟感觉很好。”想起自己少年时代在和手冢交谈间半开玩笑的话语,他不禁低头莞尔。
在日本没有达成的愿望,结果却在他乡意外地实现了。

整理好先前积攒下来的照片发回日本的杂志社之后,他便问主编要了假期,暂且留在了这个以生活闲适出名的国家。当被问起为什么不回国度假之后,他说:“别人都是想方设法出国度假,我既然已经身在国外,又是在这个有名的懒人国,为什么还要特地跑回国去感受早就习惯的紧张氛围呢?”后来跟菊丸联系的时候说起这番话,对方哈哈大笑,说还真像不二会说出来的话。
虽然是个平静的小城市,但可看的东西也并不太少。不同于大陆中部的荒漠和东北部的热带雨林,这座海边小城除了有充满魅力的海滩之外,还靠近这个国家著名的几个葡萄酒产地之一,拥有大片壮观的葡萄园和出产美味红酒的酒庄。不过对于不二这种已经差不多把整个世界游了个遍的旅行摄影记者来说,这些都算不了什么,反倒是当地气候极其宜人,哪怕只是在所住的房子附近散步,也是一种不错的休闲。

出门四处闲逛的时候,他发现在自己所住社区附近的Shopping Mall里居然有一家不大的亚洲超市,从那里可以买到味增,烧肉汁,天妇罗粉等从日本进口的食材,而其中自然也少不了自己最爱的青芥,因此便常常光顾那里。由于附近就是大学,也有很多说着不同亚洲语言的东方面孔在店里出现。
有一回,不二提着购物袋正走出店门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个音调沉稳地说着日语的男声。
他默默地回头看了一眼,见是一个留着染过的半长头发,下巴纤瘦,带着眼镜,怎么看都让他想起另一个人的大学生模样的男生,身边站着一个身材矮小却长相可爱的女孩子,谈话的内容似乎与晚饭相关。
他站了一会,发现对方好像注意到了自己,便冲他们微笑了一下,表示自己也是日本人。
女孩子似乎很高兴在异国他乡遇上同胞,大方地走过来向自己攀谈,而她的同伴则寡言少语,令不二无论如何都无法不把他和另外一个相貌气质都与其相似的故人联系起来。
在心里低低自嘲几声,不二便打起精神同女孩子谈话,得知女孩叫藤木麻里,男生叫片桐幸和,两人都是来自名古屋,到当地大学作短期留学的交换学生。
交谈中,在女孩表示过对自己职业的羡慕之后,不二笑着说:“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旅行摄影记者听起来好像很酷,但真正当作职业来做的话还是很辛苦的。在世界各地风吹日晒的,遇到危险的事情也不是没有过。但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好处的话,大概便是能见到很多不同的风景吧。”
“那样就够了呀。”麻里笑着说,“我呀,想看那些风景还看不到呢。”
聊得投机,两人便互相交换了手机号码,约好哪天见面继续聊。往手机里存号码的时候不二对麻里露出打趣的笑容说:“你的男朋友可就站在边上呢,当着他的面跟别的男人交换手机号码不怕他吃醋么?”
谁料麻里耸耸肩说:“我还巴不得他能多吃点醋呢。”说着,便转头面向男友:“呐,幸,我和不二先生聊天你会不高兴吗?”
男生露出一个坦然的表情说:“不会,因为我相信麻里呀。”
“你看吧。”麻里的脸上仿佛是在苦笑,不二却再明白不过地知道女孩的心里其实是非常幸福的。
“看样子他是真的很喜欢你呢,麻里。”不二觉得两人有趣,不禁低下头,笑出了声。

时光倒流十多年,曾几何时自己也和一个与男生面容相仿的人有过如此相似的对话。
“我和同一个研究小组里的女生在讨论的时间以外出去吃饭,你会担心吗?”
“不。”
“为什么?”
“没有那个必要,因为我知道你不会和她们做出超过同学朋友界限的事。”
“哦~~原来你对我那么有信心啊。”
“…………难道不应该吗?”

我知道你不会。
我知道……

是,你总是知道的。
无论何时何地,我会怎样待你,你总是知道的。
即使我对自己的行为不做任何解释,你也总是了解得那么透彻,根本不需要我多做什么解释。
那么在你已离开数年后的如今,我的心情你也早就能够了解透彻吗?
就像鱼了解水,风了解浪。

不二把手插进口袋,闭起眼睛。


室友丹尼尔有一个同年级的女友,经常来家里玩。而他们这对小情侣居然都能说一点日语,这让不二很是惊喜。丹尼尔是因为曾经学过空手道而顺便学了一点点最基本的词汇,至于女友莫妮卡则是在不二问起后笑着说她“父亲的妻子”是日裔,于是便也跟她学了些简单的日语。
“啊,对不起……”听对方如此形容,不二下意识地向对自己透露出家庭情况的莫妮卡道歉。
“没关系,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女孩微微一笑,表示毫不介意:“父母觉得彼此不合适,做出分手的决定自然是很正常的——我上中学之前就已经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了。”
既然对方表示得如此爽快,不二便也放下心来,说道:“爱情无非是那几种状态,想在一起而彼此不分开,想在一起却彼此分开,不想在一起却彼此分不开,不想在一起而彼此分开。我觉得第一种和第四种是最理想的,所以你的父母不想在一起然后彼此能够分开,其实是很好的事情。”
莫妮卡低头想了想,问道:“这其中你觉得最痛苦的是哪一种?”
“……第三种吧。”
“为什么是第三种?那么第二种呢?”
“应该是最普通的那一种吧。”不二淡淡地笑着说:“这种事经常发生,所以没什么大不了的。”
话中有话的语气让莫妮卡无法再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她便转向自己的男友,问:“对了丹尼尔,你为什么总叫他‘不二’呢?作为朝夕相处的室友的话,直接叫名字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还没等丹尼尔回答,不二就先笑了起来,说:“没关系,因为我的姓比起名来更好念一些,我在日本关系很好的朋友也都习惯叫我的姓,所以叫姓并不代表我和丹尼尔的关系不好哦。说起来,我在日本认识的很多人也都是为了发音方便而在好朋友之间也叫姓不叫名的。”
“哦……原来还有这种说法。”莫妮卡点点头,突然问道:“那么恋人之间呢?也会为了方便不叫名字吗?”
“恋人啊……那种情况每个人都不一样,我的话倒是和他都习惯互相叫对方的姓。”
“哎?那不是很别扭吗?”莫妮卡惊奇地说:“恋人之间还只叫姓不叫名字,在这之前我听都没听说过。”
“哈哈,这没什么,我们之间的关系早就不是叫姓还是叫名的问题了。话说你知道日语的敬语吧,在日本,就算是有很多结了婚的夫妇在生活中也会习惯地在和对方说话的时候使用敬语的。”
“听起来日本人好像是个人际关系疏远的民族啊……”丹尼尔忽然在一旁感叹。
“倒也不能完全这么说,只是各个民族的传统和习惯不同而已。”不二如此总结道。说着,他站起身来向厨房走去,回头问:“我今天买了蔬菜,海鲜和别的材料,要做一种叫天妇罗的传统日本菜,你们要尝尝看吗?”
“Yes, Please! Thank you!”丹尼尔总是很有兴趣尝试不二的料理,每次这么问他的时候都会露出一副很高兴的表情(虽然真正吃过之后未必能接受得了),直接表示自己想要品尝的愿望。面对这种如此完全不知客气为何物的说法,不二自然明白这是由于东西方文化传统的差异,并没有什么不适应,不过他倒因此想到了在刚才的言语间提到过的那个自己的恋人,虽然在很多方面是个再传统不过的日本人,不过在向自己表达某些想法的时候,却是出乎意料地直截了当。


“明天我们去登山吧,不二。”高中的时候,有一天手冢忽然这么说道。
“呃,为什么?”自己有些惊奇,因为对方居然会向自己如此突兀的邀约。
“听说明天天气不错,去山顶看日出的话应该会很好看——你之前就想去拍山顶日出的照片了吧?”
想问“你怎么知道我想去拍日出的照片”,但最终没有问,只是二话没说就跟着去了。结果倒也的确拍了不少值得当时的自己引以为傲的优秀照片。

下山的时候,他诚恳地向邀请自己的对方道谢。
而那个人却注视着自己在晨晖中闪闪发亮的面孔说:“没什么。因为我喜欢你,不二。”

如此直接,如此轻描淡写,仿佛那根本就不是告白。
但却是如此温柔的一阵风,和对方拥有的“冰山”戏称毫不相符的暖风。
身体被温暖的空气包围起来,柔软的,让心灵深处都被晕染开来。

于是那时候照在自己脸上的光,清晨太阳初升之后清新的空气流动,手冢身上深蓝灰色式样简单的休闲服,背后透出晃动光点的树丛,映出自己略有些惊愕面容的无框镜片,还有虽然没有笑却带着温柔眼神的目光……就都成为了一个定格的画面,深深印刻在自己的脑海里,时至今日也无法忘记——当然,自己也不想忘记。

后来,不二就喜欢上了拍摄日出那一刻所显现出来的各地不同的风景,不管是非洲的草原,南美的热带雨林,还是北美境内的山脉峡谷和澳洲中部的荒漠巨石。而有时候就算不是为了拍摄,他也很享受那种将自己沐浴在清晨的霞光之下的那种感觉。


再次见面的麻里在得知自己年龄的时候露出的了颇为惊讶的表情,让不二不禁莞尔。
“三十四岁!骗人!你看起来顶多只有二十多岁啊!”

二十多岁吗?不,不是的,自己已经被时光的洪流推着向前走,早已不是二十多岁的模样。而手冢今年同样应该三十四岁了,但在自己脑海中的印象却是真正永远停留在了二字打头的年纪。
菊丸曾经说自己这些年毕竟还是有些变化的,但如果是手冢的话,大概无论过去多少年,也还是那张一样的面孔,带着相同的表情,用没有变化的语调同自己说话,比如在去超市或者体育用品商店购物时回头说的:“不二,你有没有零钱。”
想到这里,他忽然加深了笑容。

“不二先生来这里多久了?”和男友一起坐在自己对面的麻里一边无视如今在月份上应该已经算是冬季的时节吸着冰咖啡一边好奇地问道。
不二想了想:“你说这个城市吗?大概有五周了吧。”
“都游览了些什么地方呢?大概已经差不多都逛遍了吧。”
“哪里。我来这里之后先是忙着整理之前的工作,后来又要处理一些签证方面的事情,所以只顺路在自己家附近参观了这个城市里很少的一些地方,还有海滩,酒庄什么的。”
“那你有没有去过南边的那个湖区?很有名哦。现在虽然不是游泳的时候,但风景还是相当不错的。日出也很漂亮。”麻里在听说不二喜欢拍摄日出的景色之后向自己兴致勃勃地推荐。
“那真可惜,不过那个湖很漂亮我是早就听说了,只是还没机会去观赏一下呢。”
“那以后可一定要去哦,下次让幸开车,我们一起去。有些地方不只景色好,还可以钓鱼呢!对了,不二先生可一定要带上相机哦!”
“哈哈,相机那么重要的东西我是绝对不会忘的啊。”
…………

年轻女孩毕竟活泼可爱,加上她的男友虽然少语却也很懂礼貌,因此不二和这两位他乡相遇的同胞相处的很是不错。不过要说到要去湖边拍日出不二却有着自己的打算。
因为麻里并不知道,不管是观看还是拍摄日出,向来都是自己一个人的。


这个城市的冬季相当温和,而午饭后的阳光更是暖洋洋的,让人完全感觉不到那本应该属于冬天的寒冷空气。
不二顺手把相机放进包里,信步走出门外,沿着家门口的道路踱上了斜坡,直到附近的墓地。
这是一个有些年头的墓地,不然也不会选址在如今已很靠近人群聚居区的这里。不过由于依然有附近教堂的职员管理,所以干净整洁,在白天完全没有阴森恐怖的氛围,反倒是一片宁静祥和。

不二是住下来之后才知道附近有一个墓地的。不过他却并没因此感到晦气而不满,而是笑笑说:“我倒是觉得自己满适合住在墓地边上的。”弄得丹尼尔经常联系他过于白皙的肤色开玩笑:“难道你其实是吸血鬼吗?”

居住的房子和墓地的地势都很高,于是站在位于坡顶的墓地边上便能把这个建造在丘陵地带而到处是山坡起伏的城市望得很远。
天是很透明的淡蓝色,有云彩铺散开来,但可能是地势的原因总是显得很低,仿佛伸手就能摸到。远处能看到郊外彼此间隔很远的房屋星罗棋布的点缀在葱茏的树林间,而再远一点就是一片望不到尽头的草原。
下了山坡一口气穿过一两个社区和树林,就到了草原边上。自己居住的地方本就地处近郊,而在这个不大的城市里稍微走一段,就是彻底的郊外了。
这不是种植农业发达的地区,相对的则是草原上散养着的绵羊和牛马。种植的牧草刚刚没过脚面,一年四季都是充满生命力的绿色,踩上去也相当舒适。右手边有一条道路弯弯曲曲穿过面前的草原,蜿蜒远去,在不二看来相当具有画面感。
抬手拍摄了几张照片,一阵风吹来,把牧草吹出了些微小的绿浪——不像波涛汹涌的海浪,倒像泛着细纹的湖面。
不二不由想起麻里说过的南面的湖区,兴致一来,便直接动身,走回有公车经过的地方,可巧正好赶上一个小时才有一班的公车。
湖区很远,而问了司机才知道,居然需要转两次公车,差不多将近两个小时才能到达,在这个小城里可算得上是不得了的距离了。

公车经过的路边有着很多当地人居住的独门独院的房子,不仅样式各异,连屋顶都是彩色的:红色,蓝色,绿色,灰色……每家每户的门前都是修整得很漂亮的草坪,有些还种上了五彩缤纷的花朵,装饰着小小的水池喷泉或者天使以及鹦鹉样子的雕塑,甚至是中国风格的小石狮,日本风格的石灯笼和东南亚风格的佛造像,向路过的行人展示着不同主人的喜好品味和细心打理且引以为傲的成果。日本也有很多这种都是独栋房子的住宅区,但往往挨的很近,院子也很狭小,给人一种拥挤不堪的感觉。

晃动的车厢里没开空调,却依然很暖和。半梦半醒之间,不二想起过去自己和手冢之间的有关梦想中的房子的对话。
很多事情其实已经记的不是那么清楚了,但即使只是一些破碎的片段,在已经过去的很多年里,也一直是不二反复回忆的对象,比如一些对话的点滴和记忆的断垣。

散发着汗味的社团活动更衣室,喝空的运动饮料瓶,Prince和Mizuno的网球拍,被揉成一团的红蓝白相间的运动服。
飘落的樱花,透过中庭看到的另一边教学楼里模糊不清的侧脸,无框眼镜和镜片后专注的眼神。
日出,朝霞,风景照片,告白的话语,有着略低体温却紧紧握住自己的手。
靠打工勉强租下的狭窄公寓,一起看过的DVD,吃到一半的便当盒,微薄晨光中飘动的淡蓝色窗帘,经常换洗的白色床单。
……………………

模模糊糊的,觉得身边好像有人。转头过去,看到手冢抿着线条坚毅的嘴唇坐在自己身边,脸上习惯性的没有出现笑容,却正透过镜片注视着自己。
不二伸出手去,触到了他虽算不上热但温度适宜的手,握住,掌心有薄茧的触感。
他还是没有笑,也没有说话。但不二能感觉到通过握着的手传递过来的,连自己身体内部都被温暖起来乃至包围全身的感情。
就像那天的晨晖里,风中,平淡而深刻的告白。

坐在前面的乘客忽然拉开了车窗,车辆行驶时带起的冷风一下子扑面而来。不二瞬间清醒过来,打了个寒颤。那位乘客似乎注意到了不二的反应,回过头表示抱歉,不二微笑着说声没关系,重新将视线投向窗外,发现已经能够望见粼粼的水光了。

车到终点站,沿着不宽的马路往前走不过百米,经过一个小小的社区音乐堂和几家店铺,就能看到被修葺的整洁美观的湖岸。成排而葱郁的树木,浅蓝色的长椅,白色的凉亭,木质刷着白漆的栈桥伸向湖面。
沿着湖岸走几步便上了栈桥,湖水清澈见底,可能是海水内湖的关系栈桥下的柱子上还留有贝类生长的残骸,但看上去却极赋风情。

时间已经是傍晚了。

将目光放远,湖其实不大,能看到对岸远近不同而显出或灰或蓝颜色的连绵山丘。天边仿佛喷薄而出的太阳其实已是将要落下的状态,但水面上反射的光芒却依旧耀眼。云一朵一朵的,被天边晚霞的映照着也连带染上了微红的颜色。湖面略有波澜,水鸟却能依然贴着水面飞过。
的确是相当美丽而富有诗意的景色。
不二在心里感谢着麻里的推荐,手中相机在咔嚓咔嚓地响——原先自己都是拍摄日出的时候多些,特地跑这么远来拍日落还真是很难得的机会。

忽然又是一阵风,吹起了刘海。
冬日湖面上刮起的风本应是潮湿凛冽的,但这阵风却令人丝毫感觉不到寒意。
包围着自己的,温暖的风。
好像可以穿过身体一般。

如同告白。

顺着风吹来的方向望去,就是还留有余晖的,消除了刺眼光芒而只剩下柔和的橘红色的夕阳。
被各种暖色晕染开来的晚霞和在霞光之下呈现深蓝灰色却泛着微光的湖面。
各种不可言传的光芒映照自己的脸上。

恍然间回到了那天的山顶。
即使那时候面对的是清晨的初阳而现在则是熔金落日。

原来啊……
原来如此。


不管是晨晖还是暮光,你都从未离开。

END

后记:
其实个人以为这就是一篇散文,只不过借用了一些TF的人物设定,把自己见过的景色和经历的事情找个机会表达出来罢了。
TF于我而言毕竟还是很特殊的一个CP,有了什么Idea想练笔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总是TF——萌过而依然在萌并且即将长久萌下去的CP果然即使过了四五年写出来的时候还是最舒服顺手的,只可惜无辜的不二子同学又被我莫名奇妙的虐了一把,实在实在对不起啊!同时也为莫名其妙就牺牲了的部长大人合掌——你知道我那么多年来依然最爱的人其实是你,原谅我吧!

2009年8月11日 于Birmingham Gardens
介绍,是什么?能吃吗?

未那个啥/萝卜

Author:未那个啥/萝卜
自留地纯粹
人品崩坏有

水产存在可能
补品存在不定

ACG向主
耽美向主

同人大好
(向来N作并萌因此爬墙无)
中度声控

垃圾产出有
吐槽有
YY有
妄想有

时光,请让我无视!
07 | 2009/08 | 09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同学,今天你踩了吗?
好友一览
搜寻栏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