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料填埋场

同人一百题 V

64/同じ罪 ※共犯者でも可
共犯
Conan系列/白黑

如果一个人向另一个人挥拳打过去,对方躲过或者接下拳头,然后两个人对打起来争得你死我活,那他们是敌人。
如果一个人向另一个人挥拳打过去,对方躲过或者接下拳头,然后两个人对打起来但最后并排倒下一边摸着乌青块一边相视一笑结果还是一同向夕阳奔跑,那他们是哥们。
如果一个人向另一个人挥拳打过去,对方接下拳头,但顺势一拉直接吻上去,那是情侣在打情骂俏。
如果一个人向另一个人挥拳打过去,对方躲过拳头,然后两个人花拳绣腿轻飘飘地过了几招,但结束后一个人还是要帮另一个人继续偷警察制服买女性内衣,那就是所谓的共犯。

杯户大饭店的顶楼天台,中森银三终于带着人马杀到,却看见楼顶已经有人抢先一步和目标对峙了。
还没等到占据了有利地形的少年出声提醒,总是被关东或者关西或者海归的高中生侦探抢走风头的警部就指挥手下一古脑地冲了上去,于是理所当然地在怪盗华丽地响指之下扑了个空。
年轻有为的警视总监之子无奈却依然风度翩翩地摊了摊手,边上站着的年轻女警憋笑的声音就传入了他的耳朵。
但还没等他转过身向对此做出什么反应的时候,中森就因为发现了基德留下的下一次行动的预告函而大呼小叫起来。
预告函上是一如既往华丽到装模作样的暗号信息。
中森正刚开始对此埋头苦思,预告函却被少年侦探十分顺手地接了过去,瞄了一眼,立马下了判断:“两周后,午夜,米花博物馆。”
“你……!”
忽略了怒气蓬勃的警部,他转头,刚才还站在他身边的伪装者已经失去踪影。

回到白马家别墅,他循着声音来到后院,就看到他的同班同学正笑咪咪地在给鸽子喂水,顺便驱赶着围着自己飞来飞去的鹰。
“对华生温柔点不行么。”鹰主人无奈地叹道。
“谁叫它老妨碍我家的罗密欧和朱丽叶谈恋爱!”
“原来你对鸽子的感情世界这么关心,但我觉得你不如来关心一下自己的感情生活比较现实?”
“我不觉得这需要关心。”
“我觉得你挺需要的,不然谁去帮你偷警察制服买女性内衣?”
“……这有关系么?”
“我觉得很有关系。”
“这不涉及感情生活,你跟我不过是共犯而已。”
“共犯的定义包括接吻和上床吗?”
小同学忽然抬起头,恶狠狠地盯住了对方。
“共犯的定义包括解开我的预告函暗号,并且安排人手准备如何抓我吗?”
白马忽然笑了,笑得很开心。
“包括啊,因为你的预告函根本就不是这么解读的啊。”
“你倒是说说看怎么解读!”小同学后退一步,挑眉抱手。
“那封预告函么……用日文片假名拆解出来是时间地点这没错,但要是换成英文——噢不,其实是西班牙文解读出来的话……”
“…………”脸红,扭头,转身逃了。
“别扭什么……自己写的不敢自己说。”金发的拥有贵族少爷般气质的少年带着苦笑摇了摇头。
“不过如果真的说出来的话……倒也不是他了。”白马掏出口袋中的预告函,笑容变得柔软起来。

哪怕只是为了这张预告函,我也心甘情愿做你的共犯。


65/手を絡める
手拉手
APH/米英

那天,阿尔和亚瑟都有点喝醉了,东倒西歪地走在伦敦的街道上。
阿尔拉着亚瑟的手走在前面,在阿尔看来,分明就是不把他这个主人放在眼里。
何况,他可还算是阿尔那家伙的长辈来着……

“喂,你还记不记得,我没有离开你羽翼之下时候的事情?”
往常的阿尔是绝对不会说起这样的话题的。
但对于亚瑟来说,这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于是他没好气地回了一句:“这么久远的事情我哪里记得。”
“呵呵,我还记着呢,那时候……呵呵……”
“你想到什么不好的事情了!说!”
“没什么……就是觉得那时候的你,很可爱……”
“不要用可爱来形容长辈!”亚瑟有些恼火,却对这个已经比自己高壮许多的男子无可奈何。
“可现在是我在拉着你的手哦!”阿尔笑得很欠抽,“你知不知道,那时候啊……”
“别说了!”
亚瑟甩着牵住自己走在前面的的阿尔的手,却甩不开。

“那时候怎么就没感觉到呢?”阿尔忽然停步转身,亚瑟一个躲闪不及,撞上阿尔的胸口。
阿尔抬头望向夜空,然后把视线收回在亚瑟皱着眉头的脸上。
“原来伦敦的夜晚这么迷人。建筑也好树也好,都流溢着爱呢!”


66/「そんなに幸せそうな顔しないで」
“别露出一脸幸福的样子”
Bleach/恋白

“那你到底想让我怎么办!”
“老实做好后方支援的工作,等消息。”
“但你是要亲身带着人马上一线啊!破面会那群家伙一个二个走火入魔跟嗑了药似的……”
“你既然也知道那群人如此难缠,就应该放清楚脑子。当年在里面做卧底把他们害的如此之惨,还嫌他们对你的仇恨不够深么?”
“但当年就是因为你的安排我才能全须全尾地逃出来……如果说仇恨程度,他们对你根本不下于我!”
“……不管如何,我驳回你要求参加一线行动的请求。”
“好吧,朽木管理官大人,既然你真的要如此身先士卒。那就先让我把欠你的东西还你,我们这辈子也算两清了!”
“你欠过我东西吗?”
“欠,我当然欠。我这条命是你给的,现在我就还给你!”
“我不要你的命。”
“那你要什么!你要什么我才能不让你……”
“住口吧,恋次。”
“我……我怕你回不来啊,朽木管理官……”
“………………行动还没开始,别说这种话。”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我跟在你身边呢?好歹我也是个警视补,是你的副手,如果不能在这种时候帮到你,我……”
“你给我老实留在后方,就很帮我的忙了。”
“……我可以把这个命令当成你在担心我吗?”
“没有那种事。”
“我说朽木警视啊……”
“……你可以闭嘴了。”
“嘿嘿……不过你知道,无论如何,就算你不让我去,我自己也会偷偷跑去的——哪怕被你处分也没关系。”……
“……随便你。”
“…………”
“别露出一脸幸福的傻样子!!”

(这篇感觉上好像跟我的另外两篇架空警匪背景的恋白文有些关联,事实上究竟有没有关联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总爱写架空警匪背景的死神文……)


70/霞み

FMA/焰钢

风风火火冲进办公室的时候,他却难得的发现对方没有露出一脸带着些似乎是故意的无奈笑容的表情。
因为他把书摊开罩在自己的头上,趴在桌面上睡着了。
年少的钢之炼金术士慢慢走近径自沉浸在梦乡中的上司,带着由于找不到吐槽对象而来的满腹失落感。

霞光很漂亮,层层叠叠地晕染着不同的颜色,但透过玻璃窗照射进来的余晖却是极其纯正的金黄色,使得青年军官黑色的头发和靛蓝色的军装看起来都染上了一层不同寻常的华丽感。
少年轻手轻脚地把男人罩在脸孔上的书本拿了起来,静静地注视着这张无疑是相当端正的容颜。
男人依旧一动不动。
他觉得男人其实应该是醒着的,也知道自己正在看着他,但好像又不是。

少年没有说话,因为他觉得自己不该说话。
好像只要说出口,有什么东西就会崩溃了一般。
于是,这就是秘密吧……

除了晚霞,没有别的东西会知道的秘密。


少年轻轻地吻上了男人的脸颊。


71/いつもそう
总是这样
xxxHOLiC/百四

对了,百目鬼。单方面的争吵进行到一半,四月一日忽然停下,说道。
干吗?
我可能会离开一阵子。
哦。
侑子小姐说,那样可能比较好。
恩。
你就不会有多点反映吗?!你这个百目鬼!
有什么好说的吗?
哈??
只要是你说的,我就相信你。百目鬼用淡淡的语气说。
四月一日低着头不说话。
再说,百目鬼接着说,不管你回不回来,不管你变成了什么样子,我总会在这里的。


74/どうにもならない
束手无策
NARUTO/宁鸣

六代目火影出殡的那天是个天光大亮的晴天,湛蓝的天空万里无云,阳光明媚得简直过分。“正好,很适合鸣人。”五代目望了望天,这么说道。
但即使天气再怎么晴朗,也无法掩盖其实这是场葬礼的事实。

被年长的女性和朋友们好说歹说“为了肚里的孩子着想”才控制住了情绪的雏田最终在下葬的那一刻撕心裂肺地号啕大哭起来,这时候却再没有人上来试图劝阻。
雏田的悲伤终于令四周的空气变得清冷凄凉起来,甚至连奈良和犬塚家的两个一向孩子活泼过头到可以用调皮捣蛋来形容的孩子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而作为拥有雏田的兄长,鸣人生前的挚友之一,六代目火影的暗部队长等数个身份的宁次站在雏田的身后,只是维持以往稍有变化的面容,一言不发。

雏田最终昏了过去,而等她醒来的时候,一切都已尘埃落定。
她慢慢地坐起来,接着就看见了端坐在自己身边的兄长。

“注意身体。”宁次淡淡地说了一句。
她摸了摸略有隆起的小腹,转头定定地看着依旧面无表情的兄长。

“哥哥……你哭啊,你为什么都不哭!”
“…………”
“我什么都知道的。你哭出来也没关系,你哭吧!”

淡漠的话语在最终响起来之前停了很久。

“我为什么要哭呢?”
“佐助很久以前就死了,而他也终于可以……他为了保护村子而死,死得很壮烈。我知道对他自己而言,这也许并不是一件坏事。”
“所以,我为什么要为他哭呢?”

“哥哥,你为什么能说出这种话……”
“因为至少你还是他的妻子。”音调终于稍稍变高,打断了妹妹的话语。

“而我束手无策,直到最后也连为他哭的资格都没有。”


77/あいしてる
我爱你
POT/桃越

“喂,龙马你知不知道,我爱你哦。”
“哦,我知道了。”
“我爱你。”
“我说我知道了!”
“你爱我吗?”
“哈?”
“爱的话我们就去开房。”
“滚!你还差得远呢!!”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介绍,是什么?能吃吗?

未那个啥/萝卜

Author:未那个啥/萝卜
自留地纯粹
人品崩坏有

水产存在可能
补品存在不定

ACG向主
耽美向主

同人大好
(向来N作并萌因此爬墙无)
中度声控

垃圾产出有
吐槽有
YY有
妄想有

时光,请让我无视!
07 | 2018/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同学,今天你踩了吗?
好友一览
搜寻栏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