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料填埋场

[袁哲]双旋 上

胡扯八道练笔突发文。

Side A
袁朗是个杀猪的。
但因为他是袁朗,所以他绝不会只是个杀猪的,他还卖猪肉……当然,这其实也并非他的主业。

有人可能会问,为何他不至少是个种南瓜的,或者是卖菜的,那么我也无法告诉你确切原因。
可能因为他刀法很好,而相比切南瓜,这种刀法比较适合剁猪肉。

回归正题。
说杀猪卖肉不是袁朗的主业貌似也不甚恰当,因为袁朗投入在另一份活计上的时间相较他的一天十二个时辰一个月三十天来看,的确相当之少。
他的另一份活计,是眼下正在全国闹得轰轰烈烈的“叛党”的首领之一。
但要真说他是叛军首领,似乎也不大像。
因为他身为朝廷三令五申悬重金捉拿的叛党头头,却仿佛丝毫事不关己地生活在可称得上是敌人大本营的京城里,光明正大地开着他的袁记猪肉铺,雇了个伙计,养着一条看门狗,小日子过得滋滋润润的。
就算当前时局那么乱,老百姓也还是要过日子。贫苦人家红白喜事要买肉,富贵人家天天饭桌上要有肉,袁记猪肉铺的市口好,于是生意便也差不到哪里去。

这天傍晚,袁朗看看天色差不多了,于是打算收了铺子,回去吃饭。正擦着刀,他却忽然闻到一阵淡淡的仿佛花一般的香气。
“三多啊,你闻到什么香味了没?”他问自己的伙计。
“没,没有啊……”
“嗯,可能是花铺子那边飘过来的吧……”

袁记猪肉铺的对面这两天刚开了家卖花的铺子,没看到别的伙计,就只一个年纪轻轻的花匠,孤身一人,时不时地进进出出,张罗着店里的盆花。但也不知是因为时局差还是花匠不太会做生意,袁朗天天坐在铺子后面卖肉,却总也看不到几个顾客。

真香,这应该是茉莉吧。
袁朗探出身去,望着对面那家门可罗雀的花铺,吸了吸鼻子。


Side B
吴哲到这个国家留学已经两年了。
这个不大的城市有一片很漂亮的海滩。即使是在科技发展到人们可以随心所欲的坐在家中体会世界各地仿佛身临其境的风景,这条处于吴哲上学下课必经之路旁边的海滩在他看来也依然是一处美不胜收的风光。

时间是2016年的初夏,已经是可以下海游泳的时间了。

这天傍晚,吴哲正从半个城区之外仅有的一家中国超市买回一堆食材和调味品,打算招待周末要来自己所居住的出租房聚会的朋友。东西不少,加之他的背包里又放着一堆从图书馆借来的专业书籍,所以他特地借了个有拖杆和小轮子的帆布购物小车。而正当他把东西拖到楼下,打算努力搬上六楼的时候,小车的车轮忽然华丽丽地掉了下来,轮子骨碌碌地滚到了几公尺之外的地方,乖巧地躺倒了。
他无语地蹲下身去查看这经不起风雨的购物车,正在哀叹到底如何才能回去面对好心借给自己小车的研究室师兄史今的时候,身边经过了一个人。
他抬头看过去,夕阳却正好从那人的背后照射过来,在自己眼底投下一个模糊不清的剪影,看不清那人清晰的相貌,只知道他是个男人,留着个平头,身材高大。
“你……”那人在他身边停下来,看着由于购物车轮子脱落而一个震动从车里落出来撒了一地的糟卤,豆瓣酱,香菇木耳之类的中国菜材料迟疑地问了一句:“是中国人?”
“是啊!”吴哲没好气地说——因为他头一次看见这种见到自己陷入如此窘境,却只把目光放在食材而不是同胞身上的人。
“你住这栋楼?”那人又问。
“没错!”吴哲一边捡着地上的东西,头也不抬地回了一句。
“哦。”那人点了点头,径自走进了楼道,却丝毫没有露出会帮自己忙的意思。
虽然吴哲倒也不见得真的需要他帮忙,但如此没心没肺,身在异乡见到了“落难”同胞却毫无所动之人的这种言行,只能在他心头的无名火上浇一把油。

等到他好不容易把东西收拾整齐了,吭哧吭哧提上六楼,却正好看见自己屋子的对门吱呀一声开了,接着就探出了半个身子。
“原来我们是邻居啊。”对面的男人向自己点点头。
吴哲看了他一眼,冷着脸开了门,接着进门关门,一句话都没丢给人家。


Side A
这天,三条街外的王丞相府要大宴宾客,特派人出门采购,要袁记猪肉铺送上好的三百斤五花肉过去。三多正巧不在店内,于是袁老大就亲自送货上门。

和丞相府的下人们打着招呼笑嘻嘻地从后院出来,袁朗一抬头,正好见到对门的小花匠低着脑袋走过来,抬头和自己打了个照面。
袁朗让到一边,小花匠点点头道:“袁老板,你来送肉?”
两人先前也互相点过头,却从未说过话。袁朗见那小花匠先开了腔,便答道:“叫什么老板的,都是街坊,跟着邻居们叫我袁大就成。”
“袁老板客气了。”
“你来送花?”
“嗯,这边的管家说要买四十盆茉莉装饰府邸,我先过来看看放哪。”
“哦,你生意还不错啊。”
“说笑了,好不容易开张,小生就借袁老板吉言了。”

袁朗推着送肉车往回走,心想,这小花匠谈吐不俗,想来原应是个读书人。
不错,他正喜欢读书人。

袁屠户回到店里,伙计三多已经回来了。见三多神情有些紧张,还没等他开口说事儿,袁朗就先摆了摆手让他别说,随后收了店铺,锁好门,这才推开厨房碗橱后面的秘道入口,走了进去。

秘道是从他家一直挖到城外很远的偏僻的杂木林的。如今叛军兵临城外三四百里,一见秘道里站着的人影,袁朗便上前笑道:“怎能劳动大将军亲自前来相谈?”
原先一直在外带兵的叛军首领之一高城见袁朗神情轻松,也顾不上与久未见面的伙伴先叙兄弟情谊,便皱眉道:“你你你怎么还这么悠哉!你你你知不知道你的相貌都快要暴露了!等到明天大街小巷贴满了加上你人像的悬赏布告,你就等着被抓去菜市口斩立决吧!”
袁朗听了心中略惊,却是不动声色地道:“消息怎生走漏的?”
“我哪里知道!那什么,我看你还是把铺子收了,赶紧带着三多到城外避避风声为妙。”

袁朗最终还是没走。
倒不是因为他不怕被人抓到,而是他觉得叛军马上就要达到京城了,很快就是可以和王丞相一同里应外合推翻在位昏君的大好机会,这等节骨眼上,他若走了,城里的隐藏起来的人马又将如何调配,岂不是坐失良机。
也不知高城使了个什么手段,最终被垂死挣扎的腐败朝廷抓走的是肉铺隔壁的铁匠白铁皮。白铁皮为人老实本分,胸无大志,被禁卫军从家里捉出去的时候吓得大喊大叫,听说被投入大狱之时就已奄奄一息,但朝廷之人估计为了从他口里套出情报来而给他灌了点药,好歹吊住了命。袁朗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暗地里吩咐在禁军里做到千夫长的石丽海假若能照顾的到,便想办法保他一保。


Side B
这天,吴哲和同一个Team Project的学友昏头胀脑地从图书馆出来。见一群人都被教授苛刻的要求熬得面带菜色,成才便说要大家一起去下馆子撮一顿,他请客。
“成才好大方,怎么?中大奖了?”C3戳了他一下。
“没啥,帮着史师兄做项目,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师兄给了点零花钱。”成才脸上的酒窝绽的很开。
“好家伙,史今的钱你也好意思拿!”吴哲忍不住吐槽:“人家日子也过得紧巴巴,平常就很照顾我们这些同胞师弟,你也没有个感激之情还拿人家的钱?”
“我原来真说不要,但他硬要塞给我,弄得我不拿不好意思啊!”成才抓抓脑袋,面露难色。
“不如这样,我们去买点东西,晚上吃火锅,把师兄叫上。”C3提议,“说好了这周末去吴哲家了,成才,今晚就到你家成不?你不是说你那个House最近住的人挺少的么?应该人多吵一点也没关系吧。”
“成啊。”

于是三人分头行动,买了底料,食材和啤酒,成才还叫上了别的专业关系不错的师弟马小帅,连带史今,五个人一起到成才跟别人合租的House里开起了火锅大会。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何况都是远离异国他乡的一群兄弟哥们,闹腾起来虽不至于天翻地覆,倒也热火朝天。出于对中国传统餐桌节目的致敬,没吃几口大家就开始拼酒,过不了多长时间,酒量不行的吴哲就有些上头,脸红红的,拉住成才开始抱怨新来的对门。
“你说,那叫什么人啊!看上去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连个事也不懂,还同胞呢!”
“的确够不像样的。难得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碰到祖国来的,还正巧是邻居!以后就算不互相照顾也是需要好好相处的,那人的确不太上路。”C3似乎也有点醉眼朦胧,在边上听着,忍不住插了嘴。
“没错吧!要不今天晚上你跟我回去住,见识见识那家伙!”
C3这阵子正和自己Home Stay的房东闹得有些不愉快,吴哲这么一邀请,他自然满口答应,想着正好找个地方混一夜,免得见到白人房东那又肥又胖如同打了气快被撑爆的猪皮一样硕大的身躯。

吴哲和C3两人喝得东倒西歪地从成才家出来,但好歹脑子还算清醒。
到了吴哲家楼下,C3说:“这么晚了,你真要去把那家伙的门给敲开?你们又不熟。不怕人家以后找你麻烦?”
吴哲的酒劲比C3厉害些,挥着胳膊高声道:“没关系!我正要教教那家伙什么叫做善待同胞!”

到了自家对门,吴哲深吸一口气,哐哐哐地敲起了那屋子的门。
敲了半天也不见人来开,C3把耳朵凑上门去听了听,说:“屋子里好像没人。”
“这什么人啊,三更半夜的不回家,一看就不是个正经人!”吴哲确定地说。
C3倒是一边帮吴哲掏钥匙一边小声嘀咕:“你倒也知道这都三更半夜了………”


Side A
袁朗最近总是不知不觉地注意对门那小花匠,无奈高城千叮咛万嘱咐成功之前不可大意,于是他便只得在小花匠从自家门前经过的时候交换几个近似招呼的笑容,而不敢多说什么,引来额外的事端。
但你一笑我一笑的这么一来二去,两人虽未曾说过几句话,却也莫名其妙地貌似熟络了起来。

有一回,袁朗在顾客不多的正午,坐在铺子后面把腿翘到案板上,半梦不醒地打盹。太阳当空,街上没有一个人,袁朗却模模糊糊地看见那小花匠一个人提着一个大桶,似乎很费力地要走进自己店里,结果仿佛被脚下什么东西绊到似的,一个趔趄就要往前跌倒。袁朗见没人注意自己,身形微动,稍稍使了个身法,一把上前扶住了那个青年。
小花匠一抬头,就看见袁朗似笑非笑的面容,倒是站直身子,大大方方地行了个礼,道:“多谢袁老板出手相扶。”
“说什么文绉绉的话,我是个粗人,你用不着那么客气。”袁朗拍了拍手,就要回去,却忽然听到小花匠唤道:“袁老板还请留步。”
袁朗回头,见那青年微微笑道:“小生冒昧,早想与袁老板这种豪爽之人结交,无奈家境贫寒,无甚可作招待,倒是天气炎热,后院有井,袁老板还请入内喝口凉水如何?”
袁朗暗笑,这人也不知是个实心眼还是真真迂腐不通事故,凉水谁家没有,也好意思拿出来招待客人。不过自己却也不知为何点了点头,跟着便进去了。

店铺内到处摆满了花盆,地上也满是泥土,颇为脏乱。但店内飘着淡淡花香,却不禁令人心旷神怡。青年将袁朗引入稍稍干净的后堂,真地端上一壶凉水来。
袁朗并不喝水,而是抬头望望朝向后院的窗外,隐约见到一片姹紫嫣红,便出声问道:“这后院……你便在此种花?”
“我这后院传说本是个不知多少年前的官宦人家的园子,后面原本还有房屋,后来出过人命案子便慢慢废弃了。我见这处地方土质不错,租金也不高,便勉强租了,修整出来当作花圃……袁老板不知道这块地方原本是做什么的么?”
“我只道这是个废园,却不曾想到还能用来种花。对了,我听你口音不像本地人,看你样子……应该原本也不是以此为生的吧?”
“说来惭愧,小生本是上京赶考的书生,无奈家境贫寒又不幸落榜,若还想考就要再等三年。小生无力准备回乡盘缠,又无颜面对家乡父老,在京中也无亲人,于是便打算先寻点事情……好在还有种花这点能耐,于是便……”小花匠笑笑,缓缓说出了原委。
“嗯,这又有什么可惭愧的,我觉得挺好的。”袁朗点头笑道:“说起来还不曾请教兄台姓名?”这话一说完,他也不禁摇头——跟拽文的人说话多了,连自己都变得有些不太像样了。
“小生姓吴,口天吴,单名一个哲字。今后还望袁老板多多关照了。”


Side B
吴哲说不清楚最近怎么着就很是想找对门那人的麻烦,但想想又不好真的动手,于是没事就在朋友面前说那人的不是。几天下来,倒也没真见上面,却连成才和C3都知道吴哲的对门邻居天天晚归不说,还一回来就在房间里砰哩咣啷的不知道折腾啥,搅得吴哲觉都睡不好。
“我说,你不会是爱上人家了吧?说说,那人长得怎样?”C3很认真地同吴哲开玩笑。
“你少开这种不着边的玩笑!”吴哲皱眉:“不过那人长相倒是还过得去,就是皮肤有点黑——至于气质那就像是个流氓!你说我要是真跟一流氓住对门,那还不郁闷死我啊!”
“得了吧你!”成才撇撇嘴:“你这邻居的事我们可不管,你先考虑好周末怎么喂饱我们这群天天拿方便面充饥的饿汉吧!”
“对啊对啊!我们这周的盼头就是你的手艺啦!”C3眼睛亮亮的,似乎口水都已经快要流出来了。

这周末,便到了朋友们来吴哲家聚会的日子。上周由于吃过了火锅,大家又忙,于是原来定好的周末Party就没开成,而是顺延到了这周末。吴哲拿出上海男人“买汰烧”一把罩的看家本领折腾了一桌子菜,朋友们都是快被洋鬼子的垃圾食品折磨不成人形以至于连叫家人从国内寄来的方便面都当作宝贝一样的馋嘴猫,见了吴哲的手艺,不免一个二个化身饿虎,扑食的气势那叫一个震撼。
大家正坐下一边开吃一边说话,吴哲忽然听到好像有人在敲门。他问了问别人,却都说没听到。
吴哲住的房子相当宽敞,但由于十分旧了,所以房租倒也不是特别的贵。吴哲最终还是放不下心,应了一声,前去开门,却看见许久不曾谋面的对门邻居正站在自家门前,笑呵呵地望着自己。
吴哲平常嘴上说说,但真见到了本人,加上又过了那么一段时间,什么特别刻薄的话倒也说不出口,只不过表情有些冷淡,说:“有什么事么?”
邻居听见屋里人声鼎沸,便问道:“你有客人?”
“不好意思,吵到你了?”
“没关系没关系,该说抱歉的是我。我刚搬来,这阵子工作又忙,就没顾得上和即是同胞又是邻居的你打声招呼。而且前阵子实在是太忙了,晚上也要工作,可能打扰到你休息了吧?对不起啊。”
这倒还像个人话……吴哲一面这么想着,脸上表情倒是缓和了些,说:“算了,兄弟你刚来,我就也不跟你计较了。你找我到底什么事?”
“这个么,我刚搬到这个城市,对这一带还不熟,前段时间又没空到处转转,连这附近的超市在哪都不知道……我上次见你买的那些调味料什么的,想问问你在哪买的。”
“哦,你说中国超市?这边偏僻,中国超市挺远的,说不清楚,下次有空带你去好了。”吴哲点了点头。
“啊,谢谢。那你先忙,我晚上再来问你吧。”
“也行。”
“对了,我叫袁朗。”
“吴哲。”
“很高兴认识你。”男人很雅痞地一笑。

关上门,吴哲回到席间。大家坐的地方看不到大门情形,成才猜道:“是不是你那个邻居?”
“嗯,好歹跟我道歉晚上扰民来了。”
“嗯……人家这不是挺懂事的么。”C3说。
“还行,勉强像样吧。”吴哲耸耸肩。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里,吴哲和自己的对门邻居,两个人慢慢熟络了起来。


Side A
可能因为先前闹出来的泄密事件使得叛军忽然警觉了起来,不敢再轻举妄动,连大军向京城开进的脚步也大大放缓。听到这消息,原本人心惶惶的京城竟也不再如同一锅煮沸的开水,而是渐渐冷了下来。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何况这“叛军”倒都是些讲道理的,照先前传来的情况看,就算他们真进了城,也未必会拿百姓如何。于是同甚至有些期待“叛军”快些进城的百姓相比,偌大一个京城里,如同惊弓之鸟之人便只剩下了那些平日里为非作歹,这时倒怕有人趁机上门寻仇的贪官污吏们。
百姓们一稳定,这日子更是过的心安理得。闹起义军?管他们去闹吧,老百姓过自己的日子要紧。

这些日子,袁朗更是时不时地到吴哲的花铺子里坐坐,有时还会带个斤而八两的边角碎肉过去,给因整日看不到几个顾客而日子过得颇为清苦,平常自己买不起猪肉的小花匠开荤。至于这肉钱——嗨,我这是送朋友的,哪能要钱呢!

老百姓过日子得有个盼头,于是这盼头便是过节。
转眼,便到了七月十五,中元节。

那日袁朗进了对过花铺子的门槛,吴哲照例送上凉水,道:“今日中元,我见外面热闹的很,不知京城里有些什么活动么?”
“哦,那个啊,中元不是鬼节么,就算是真龙天子他也不能不怕鬼神作祟,所以便允放开了护城河水闸,让子民们放河灯出城。最近不是城外乱么,城里人虽然没心劲歌舞了,但放放河灯,引领回来看望后要归去地府的亲人还是要做的。”
“哦……”说着,吴哲便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怎么?你也想去放?”袁朗笑道。
“我在京城无甚亲人,家中先祖也更不会为了看我这不肖子孙而特地从松江跑到如此遥远的京城来……这放河灯么,小生还是算了吧。”吴哲摇摇头。
“呵呵,话说这放灯也不只这层意思在里面,你不知道么?”袁朗挑挑眉,颇为玩味地道。
“哦?那么你是指……佳人有约?”读书人出身的小花匠倒也笑了。
“果然不愧是读过书的……”袁朗点点头,话锋一转,但道:“你们读书人不是常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什么的么?难道你就不想去看看?”
吴哲望向男人,眼含深意,却是并未拒绝。


Side B
没过几天,在吴哲带着邻居去那家中国超市认过门之后,两人的关系就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发展着。
吴哲的邻居有着一个古怪的职业。他勉强算是个艺术家,而他所说的工作是用各种人所能想到废铁制作环保艺术品,比如他像吴哲展示过的一个用钢丝和螺钉螺母焊接在一起形成的拉小提琴的人,虽然明显看得出制作材料,但却十分奇妙的神形兼备。吴哲曾经问过他,他的那些作品到底有没有销路,那人却哈哈一笑,说:“只要你想有销路,自然会有。”
由于艺术家的身份,袁朗已经拿到了绿卡,至于从首都之类的大城市搬到这个海边小城的理由,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也不外乎寻找一个能够安心从事创作和艺术生产的地方。
吴哲自小就对奇怪的人和事物没什么抵抗力,两人交往频繁起来不过几天,他察觉到自己对那人的感觉已经从不待见飞速一百八十度转弯,想着自己原先完全没有预料到的地方,如脱缰的野马一般,奔驰而去了。

这可不妙啊……他有点绝望的想。
那个时候,他正坐在邻居家已经被打造成一个满地废铁和废旧零件的工作室一样的客厅里,手里捧着杯房间主人泡给自己的乌龙茶,看着那个正对这一台有点像被砍掉一半的小型废旧机床一样的大家伙热火朝天地干着。他手里拿着焊枪,穿着隔热防护服,戴着面具,而房间里充斥着类似于钢铁厂或者焊接店一样,满是金属熔化散发出来的涩涩的气味和飞溅满地的滚烫的金属颗粒,甚至是火花。
吴哲坐在那人身后的一个角落里,也没说话,而是有点百无聊赖地对自己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的思想精神状况做着梳理,径自出着神。
“喂……喂!”
听见有人叫他,他才反应过来,抬头说:“哦,你弄好了?”
“焊接工序差不多完成了,过两天再去磨磨挫挫。”
“嗯,那去吃饭吧?”
“行啊,你说去哪,我请你吃好了。”
“……算了,还是去我家吃吧。”
“也成。”

相比对面那个满是金属味的房间,吴哲的房子自然更加有生活气息。
这段时间,袁朗由于青睐自己的手艺,经常会留在他家吃饭。他要给他一点伙食费,却被自己拒绝了。
看着吴哲在厨房里忙碌,袁朗一边顺手翻着他的专业书籍一边问道:“你最近不忙?考完试了?”
“嗯,刚考完不久。论文也交了,正在考虑暑假去哪里打工或者旅行。”
“不回国么?”
“懒得回去。来回机票也不便宜,不如多打点工,说不定还能凑点下学期的学费。”吴哲的语气有些冷淡,聪明如他的邻居,自然不会再接着往下问了。
事实上,吴哲的家境并不那么差,不然也不会把他送出国来念书,读完了一个硕士还没结束,又再念了一个硕士。两个相差很远的专业之间可以通用的学分还不多,于是他起码还要再多呆上一两年的时间。至于袁朗问他为什么不干脆读到博士,他却说,一门东西学得太深入了连自己也失了兴趣,何况博士论文要比硕士论文难写得多,于是宁可念一个别的感兴趣的硕士,也不想去念博士折腾自己。

“你看上去好像很随性,其实是在逞强。”端着饭碗,袁朗望着他,眼神深邃。
吴哲却冷笑一声,问:“你很理解我?”
“我觉得我应该满了解你的。”
“你又了解我什么?我们才认识不到一个月,我们很熟吗?”吴哲语气沉稳,却明显不是正常而善意的,而是有点冲。
“吴哲,太过聪明不是什么好事。”袁朗淡淡地说。随后,他扒了几口饭,却忽然站起身来,说:“听说今天天气不错,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出去兜风吧。”
“啊?”天气不错是需要“听说”的?出去兜风是因为时间已经“不早”了?这是哪门子逻辑!
吴哲脑子里早就把他刚才那句话吐槽了数遍,却神使鬼差的说了句:“好啊。”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介绍,是什么?能吃吗?

未那个啥/萝卜

Author:未那个啥/萝卜
自留地纯粹
人品崩坏有

水产存在可能
补品存在不定

ACG向主
耽美向主

同人大好
(向来N作并萌因此爬墙无)
中度声控

垃圾产出有
吐槽有
YY有
妄想有

时光,请让我无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同学,今天你踩了吗?
好友一览
搜寻栏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