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料填埋场

同人一百题 II

22/しがみつく
紧紧拥抱
SS/艾撒

天很阴,风吹过散落在露天草地上洁白的大理石质地的断墙残垣,冲进大厅,穿过廊柱,和墙壁撞出阵阵回声。
他坐在高高的宝座上,分明听见自己的教皇袍被吹得猎猎作响。
有点冷。
冷到想找一个人,和他靠在一起互相取暖,就像小时候他们经常做的那样。

他恍然想起,好像很久很久之前,有人问过他:“如果世界还剩下最后一分钟,你想做什么?”
当时的他没有回答,但他想的其实是如果世界只剩下最后一分钟,他会紧紧地抱住他。
因为假使真的那么做了的话,也许就不会冷了。
而现在不是世界的最后一分钟,他再也不能紧紧抱住他了。


24/おしえて
告诉我
NARUTO/卡伊

有一天,木叶特别上忍旗木卡卡西躺在友人的房间里,鸠占鹊巢地占据别人的床的时候,忽然含糊地发了个声:“喂,你说我要是结婚了,你会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身为卡卡西友人的木叶忍者学校老师,中忍海野伊鲁卡先生皱着眉头回了一句,并没停下手中为经常涉险的朋友缝补的衣服。
“……我说我要是结婚了,你会做些什么?告诉我。”
“做什么?不就是去参加你的婚礼么……”伊鲁卡老师低声咕哝着,无所谓地回过头。
“这样啊……”拖长了音,卡卡西仰面朝天,伸手枕住头。
“你到底什么意思?你要结婚,我当然就是在边上看着啊。难不成想要我揍你一顿?”

“……我是不会去参加你的婚礼的。”
“啊?你说到哪去了?”
“你要是要是真结婚了的话……”
“……我说,我结不结婚跟你有关系吗?再说,你结不结婚,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青年的男老师声音平淡。
“你要是结婚了的话……”忽略了对方淡漠的语气,不良青年上忍用非常随便的语气轻声说了句。
“我大概会等你吧。”
伊鲁卡的背影轻微一跳:“你胡说些什么呢?”
“应该不会故意等你……但也不会故意不等你,总之,大约还是会等你……”
“……等我什么?”
“…………”
“告诉我。”
“啊?我刚才说了些什么吗?”上忍抓抓脑袋,从床上忽然坐起来。
“……算了。”
“啊?”
“……很多事情,永远永远都不可能发生。”青年教师不着痕迹地摇了摇头,自嘲地苦笑。

回想起那天的情景,伊鲁卡总是对自己当时那句不知所谓的话语深感奇妙。
因为,那的确是永远都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了。

(看过原著的大家都知道吧,卡卡西的事情……AB,做好准备被人暗杀吧!)


25/白い猫
白猫
NARUTO/佐鸣

鸣人养了一只猫。
那是一只短毛猫,通体纯白,眼睛是黑色的,走起路来总是昂首挺胸,看起来相当高傲。
六代目火影养的猫自然无人敢惹,因此这只猫经常偷了东家的鱼,踩了西家晾的衣服,也没人前来投诉。直到那猫糟蹋奈良家厨房的次数实在是过于频繁与至于让当家主母忍无可忍,才有鹿丸被怒不可遏的太太拎到了鸣人家的门前,一边嘀咕着“真麻烦”一边抓着脑袋按下了门铃。

“我说鸣人啊……你好歹管管你家的宠物吧……”参谋长大人有些无奈地说:“手鞠真发起火来我也顶不住啊……”
“抱歉抱歉,我最近实在太忙了……”鸣人向来是个亲切随和的人,即使当上了木叶村最高领导人也一样。面对鹿丸的上门投诉,他双手合掌,低下头,很诚心诚意地向他道歉。
“忙到给猫喂食的时间也没有啊……”作为一直跟在火影身边辅佐其工作的参谋长,鹿丸其实很明白鸣人工作忙碌到天天不着家的处境。但作为一个上门投诉的人,何况身后又有手鞠夫人的铁血大扇,他自然不能做出太过于体谅对方的表情来。
可他还是没有多说什么。

“你这猫到底叫什么名字啊?”鹿丸终于接下在鸣人过于忙碌时去帮忙给猫喂食这种完全超出参谋长的工作范围以外的工作之后问了猫主人。
“叫纳豆。”他笑:“我的志向是以后还要养一只有碧绿眼睛的黑猫,然后给它起名叫蔬菜。”
“你这志向和给宠物的起名水准连木叶学校看大门的的欧吉桑都不如啊……话说你连一只都养的那么辛苦了,还要养?”
“总归是……没办法嘛。”六代火影笑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跟凯老师有的一拼。

“鸣人啊,我说你也差不多该找个喜欢的对象成个家了吧?”说这话的人是交出火影位置之后继续走上赌遍四方之路难得回一趟木叶村的五代目火影大人。
被问到的人一开始总把这种话当作耳旁风,但当他被不同的人拐弯抹角的用不同的表达方法问了成百上千遍同一个意思之后终于也受不了地一边咬牙切齿一边说:“为什么老是问我这个问题,没有喜欢的人会死么!”
不知道之前成百上千遍的纲手看到他这副表情却没有丝毫诧异,而是轻飘飘地甩出来一句:“怎么,你不会真打算跟猫过一辈子吧?”
“说不准。”
“他不会回来了,你别等了。”

被问到的人噎了一下,最终转过头,一边苦笑一边说:“我可谁都没等。”

我谁都不会等。


26/世界のかたすみ
世界的角落
Code Geass/SR

看不到,无论如何都看不到。
我看不到自己的表情,永远都看不到了。
但我可以看到你。
我对着镜子,镜面里是映照出来的却是你仿佛带着居高临下表情的脸,鲁路修,不,ZERO。

是ZERO杀死了皇帝,大家都说他是正义和自由的伙伴。
ZERO手执长剑,冷冷地看着一代暴君摔落高台,血流成河。娜娜莉伏在他的身上痛哭失声,而人民则对着暴君的遗体欢呼雀跃。

那个时候,我可以感到剑尖穿透血肉的感觉,却仿佛听见自己的心脏正发出无声的刺耳哀鸣。
但面具隐藏了ZERO所有的表情,从今以后,永远。
对吗?路路?

现在,我正摸着镜子里面的你的脸。
再叫一次我的名字好吗?路路?
因为从此以后,世界上再没有枢木朱雀。
他被封印在了只有回忆和惩罚的世界角落。


29/目をそらす
移开目光
Bleach/蓝银

蓝染把手放在面前的桌子上,稍稍握拳,用低沉而缓慢地语气说:“市丸银,我们并不想逼你,但你既然已经身处这种情况,也应该知道做什么才是正确的。”
对面的男人靠在椅背上,目光穿过蓝染身边投向身后的玻璃墙。
他知道那块单面可见的玻璃后面一定坐了一群正紧紧盯着自己的检察官和警察。
忽然,他扯开嘴角,露出一个貌似十分坦诚,却隐含着点点戏谑意味的笑容来。

“我们不想使用强行搜身这种侵犯公民权益的办法来对您做出不当的行为,不过如果您可以配合‘自愿’接受检查的话……”冷静而磁性的声音仍然在继续。
市丸眯起眼睛,无不嘲讽地笑了起来:“自愿啊……原来如此。当然,我当然自愿。那我现在就脱给你们看,让你们看看我身上到底藏了什么。”他把目光固定在面前带着淡淡职业性微笑的检察官脸上:“这样的话,就没问题了吧?检察官大人?”
“不错,市丸先生您愿意主动配合,那是再好不过的。”蓝染神色不变。

于是,市丸推开椅子缓缓站了起来,先是懒懒散散地脱掉了休闲西装的外套,然后带着挑逗的目光,充满色情意味地扯了扯领口,慢慢解开领带,跟外套一起扔在地上。
蓝染依然保持姿势坐在对面的位子上,不动声色地看着他。
市丸的笑容更深了些,继续着缓慢的脱衣进程。他弯腰用手脱掉鞋子,接着拉下袜子,光脚站在冰凉的水泥地板上,露出皮肤苍白的脚踝。接着,他慢慢解开皮带,拉下长裤的拉链,不紧不慢地让自己的裤子滑落在地板上。
现在他光着两条笔直的长腿,上身挂着一件深格子衬衫,站在蓝染检察官和玻璃墙后的警察检察官们的面前。
“还要脱么?长官?”
他斜着眼睛,懒洋洋地问。
“请继续。”蓝染冷冷地说道。
“没办法,那就继续吧。”市丸仿佛不在意地耸了耸肩,接着把手伸向自己的衬衫纽扣,于是骨肉匀称线条流畅的上半身也渐渐展现在众人眼前。
忽然,大家都把视线投向了男人胸口锁骨部位的一个深紫色而已经开始变青的斑块。
仿佛是注意到了众人的视线,市丸略略垂下脑袋看着自己的上身,笑着摇了摇头,晃动着的银白色刘海罩住了他看不出眼中颜色的纤细眉眼。
“各位,不至于吧,没见过吻痕么?”他充满调笑意味地说道。

这回,蓝染没有说话。
他忽然移开了目光,低下头,唇边浮起一抹旁人无法看见的意义不明的淡淡微笑。


33/なにもいらない
什么也不需要
银英/罗米

有些话,我直到死也不会说,你也不用知道。
至于托利斯坦,它需要跟着人狼的时候,你就不用关心了。
什么也不需要。

…………
我一个已经去世的朋友,曾经在喝醉的时候说过自己喜欢什么人。
我什么都没问,他也不记得自己说过,后来就再没提起了。
至于我,我只不过因为在人狼后再也看不到托利斯坦,所以不再带兵。
所谓双璧,缺了一个,剩下的一个也就没有意义了,你说是不是?

我过得很好,你的孩子也很好。
所以,担心之类的事情……
什么也不需要。


34/指先
指尖
Reborn/DH

那是一个晨曦微露的早上,并不明朗的朝霞的光透过玻璃窗照射进来,让略显凌乱的床铺更透露出一份说不出的暧昧。
那是两人久违的一夜之后,为数不多的共同度过的清晨中的一个。
Dino侧着身子支住头,昨夜的枕边人正背对着自己站在窗前。他望着对方匀称优美的身体线条渐渐被挺括的高级衬衫和黑色西装掩盖,不由得暗暗叹出一口气。

“恭弥,转过身来给我看看。”终于,他忍不住出声唤道。
云雀略略回头露出一个侧脸,看见恋人脸上的一丝不舍,稍许迟疑了一下,但还是转过头来。
Dino动作迅速地为自己整理好衣冠,接着离开床铺走到性情孤高而嗜好流浪的恋人的面前。
他抚了抚对方整理得一丝不苟的领口和黑西装,最后把目光停留在了那条同样是黑色的丝质领带上。
“你的领带有点打歪了。”
“理一下就好。”
“我还是帮你重新打一下吧。”

心里明明知道这并不能拖延多少时间,而即将再次离开的恋人也从不会特意为自己而停留。
即使这样,还是……迷恋吗?
身为黑手党家族首领的男人在心中嘲笑了一下自己的无可救药,指尖却在恋人胸前的领带上次第翻飞。充满光泽的纯黑领带,深沉而冷傲,结成一个精致到堪称范本的温莎结。
他后退一步,看着已经整理成同往常一样从上到下毫无破绽的恋人,点了点头。
“好了。”
他不露痕迹地在嘴角挂上一抹苦笑,却既说不出“你走吧”也不敢对极负自尊和主见的恋人吐露请求他“再留一会”的心声。

忽然,仿佛是看透了自己的心事一般,一股力量让他的胸口朝前一落,一样温凉柔软的物事却毫无迟疑地落在他的唇上。
是云雀,是那个向来对自己横眉冷对或者干脆钢拐相向的恋人。
是他忽然伸手扯住了Dino的领带,在他的唇上印上淡淡一吻。
这是一个他几乎从未有过的主动的吻,即使这个吻是如此的短暂而出其不意。
不知为何,身为首领的男人的眼眶忽然一热,极有冲动伸手将恋人再度收进怀中。
但最终他却还是稳住心神,伸出手,让自己的指尖在对方的面颊上轻轻滑过,最后停留在那个刚刚吻过自己的淡色嘴唇上。
“恭弥,平安回来,不要让我太担心。”
他笑。
“无论你走到哪里,记住,我总会等你的。”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介绍,是什么?能吃吗?

未那个啥/萝卜

Author:未那个啥/萝卜
自留地纯粹
人品崩坏有

水产存在可能
补品存在不定

ACG向主
耽美向主

同人大好
(向来N作并萌因此爬墙无)
中度声控

垃圾产出有
吐槽有
YY有
妄想有

时光,请让我无视!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同学,今天你踩了吗?
好友一览
搜寻栏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