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七杂八卦

被两篇OZ同人萌到嗷嗷叫的某人……

看桔子树大人的《镜正传·生死与共》看得我心肝都在颤……萌死鸟!嗷!有点名气的写手为什么有名,果然是有道理的啊……废话不说,无授权(对不起啊大人的我不是故意的呃……)节选一段在下面(这篇的背景是小锄头先动感情,目前队长发现了,而且自己也动了感情):


“不对!”袁朗皱起眉头:“他们好像要转移。”
吴哲闻言一惊,用夜视仪往内部仔细观察:“真的!那怎么办?”
两人顿时心中一紧。
“我留下来拖着,你先回去找人。”
“不行!”吴哲断然拒绝。
“你有更好的方案吗?”袁朗的声音里一点火气也没有。
吴哲怔了怔,却还是咬牙道:“不要。”
一个人,没有任何联络工具,独自面对三十余名持枪匪徒,在这危机四伏的亚热带丛林中,吴哲觉得喘不过气来。

“为什么?”袁朗的声音柔和起来,眼中甚至有一些怜悯。
吴哲狠狠的盯着袁朗的眼睛看了半晌,猛得别过头去,眼眶已经发红:“没有为什么,你不会懂。”
“我懂。”那声音很柔软,平和而柔软。
有什么不懂,怎么会不懂,正是因为懂得,才会慈悲,于是越加温柔。
吴哲极缓极缓的转回头,几乎是愤怒的,用一种你他妈想找死的表情瞪着他:“你现在跟我说这个?”
袁朗不言,眼中有破碎的温柔,闪闪而现。
“你现在告诉我,你懂?”

你懂?
你他妈懂个大头鬼!
你知道我现在有多遗憾那些浪费的时间?
我为什么要傻乎乎的随着你去拖那个莫名其妙的平安无事?
曾经,曾经我以为我们的未来是天长地久!!
我以为我还消磨得起!!
你不会懂!!

“我怕现在不说,将来就没机会了。”
吴哲牙关紧咬。
“再不说,我怕你会觉得遗憾,现在……”袁朗有少见的慌乱。
“现在这有什么分别?”吴哲质问。
“我也不知道。”难得的,袁朗露出这种完全不自信的神情。
吴哲闭上眼睛,却又笑了:“好,你成功了,我都听你的。”他闭着眼睛笑,笑得眼泪都流出来:“其实我根本没得选择,对吗?”
我甚至连留下来陪你一起去面对死亡都不行,无论我愿不愿意。

“妈的!”吴哲忽然将袁朗一把推倒,翻身压上去,伸手去解袁朗的扣子。
“你要干吗?”袁朗一时错愕。
“我想咬人,总不能咬你脸上吧。”吴哲冷冷的瞪了他一眼,张口咬在袁朗脖子上。
所有的渴望,都在里面,有多少爱,就有多少恨。
汗味,血腥气,青草味,泥土和油彩的味道错综复杂。然后,吴哲的舌尖触到一丝咸甜,新鲜的温热的血的味道,袁朗的味道。渴望了那么久,第一次尝到,袁朗闷哼了一声,眉头皱紧,一动不动。

“怎么样?”袁朗看到吴哲抬起头,鲜血将他的嘴唇染得一片殷红。
“味道不错。”吴哲舔舔唇。
“让我尝尝。”袁朗微笑,眼中闪过一丝流光,抬手勒住吴哲脖子的吻了上去。
吴哲被吻得一怔,可是当袁朗的舌尖撬开齿关闯进来之后,顿时也反应过来。
纠缠,吮吸,抵死缠绵,好像要把所有想做未做的事,在这一刻倾尽……

吴哲小心的喘息,唇上有一点痛,大约是磨破皮了。
“我走,重武器全留给你。”吴哲低着头,不肯看人。
“小心一点,记得你的任务,别放弃,要……活下去。”
“是啊,别抛弃,别放弃,如果你死了,我他妈的还得活下去,还得好好活。”吴哲笑得惨烈,很少会有人露出这样的神情,眼中有满满的沉痛,嘴角却在笑。
“我不会死。”
“你最好记着你说的话!”吴哲的眼神锋利如刀。
“我会,所以你也不能死。”袁朗深深的看着他:“吴哲,只有活着,未来,才会有未来!”
吴哲狠狠的瞪了袁朗一眼,一转身没入夜色中。



看望春花大神的《翡翠矿井》里面那段有一样的感受,不过不是被感情本身萌的嗷嗷叫,而是那种恰到好处的暧昧啊!这篇是队长主动,继续上节选:


吴哲拿了个枕头靠在袁朗脚边上。
袁朗看到他睡着了,胳膊撑在膝盖上低下头去看他。就这样,看了许久。
吴哲刚刚擦了一下脸,脸上划开的那几道小口子又渗了点血。他左手手腕还裹着袁朗的T恤布条。袁朗想想,从旁边背包里拿出急救包,然后去解他手上的布条。
吴哲醒了,说:“队长,我自己来吧。”
袁朗嘘了一声,示意他别吵醒旁边的人。然后慢慢解开布条,拿碘酒酒精给伤口消毒。
吴哲就躺在那里,手腕举着,看头顶那人小心地捧着自己的手,一圈圈扎绷带。有很多次,他都觉得袁朗低下来的头,太靠近自己的手了。
袁朗慢慢地给他扎好,最后手指伸进绷带里,试试是不是太紧。他的食指紧紧地贴在吴哲的手腕皮肤,有些烫,没有立刻拔出来。
吴哲刷一下收回手,袁朗一捞,握住了他的手腕,用力攥着。
两个人无声地挣了两下。“放手。”吴哲低声说,声音严厉地仿佛在命令。
袁朗没放。他慢慢地,把那只手凑近自己的唇。
吴哲的右手猛地挥过来打他的头,袁朗转脸躲开了,然后飞快地攥住了他的右手。
“放手。”吴哲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来。
袁朗放手。
两个人就这样,一个坐着,一个躺着,对视着。
“睡吧。”袁朗伸手去摸他的头。吴哲猛地避开。
“睡吧。”袁朗收回手。
吴哲拎着枕头想换地方,袁朗脚踩在枕头角上,用口型说:“我不碰你,睡这里。”
吴哲犹疑地看着他。
慢慢的,袁朗松开了踩着枕头的脚,做了个随便你的手势。他们现在谁都不敢出声。
吴哲嘴唇微微动了动,仿佛在自言自语。但是袁朗能明白,那个口型的意思是:“什么时候?”
袁朗摇头,吴哲也明白了,他摇头的意思,代表了一长串的话:“不知道,不知道什么开始的,我知道的时候,就是这样了。”
吴哲也用力摇头,但是袁朗知道这个动作什么意思也没有,或者只是平常心,平常心。
吴哲回头看他,慢慢地,夸张着口型“说”:“你的感情不能影响任务。”
袁朗点头:“我不会。”
吴哲抱着枕头想起来,袁朗蹲下来,拿手用力压着枕头。
吴哲摇头,他第一次发现眼前的人也可以这么搞笑。他放开枕头,到另一边去睡了。
袁朗坐回去,头靠在门上,继续看地图。



总之,我就是那么狗血的人啊……叹,狗血的东西果然人人都喜欢,如我等俗人自然也不能排除。上次和汪汀谈到自己写东西的动机,我觉得已经很明确了——就是自娱自乐,自己和自己玩,如此而已。
看文章,写东西什么的都是一样的,我喜欢什么,想要玩到什么程度,自己去选择好了,没什么负担,没什么深刻的用意。为了怎样特地去怎样,太没意思了。我又不指望靠这种东西对自己的未来人生道路产生什么影响,这样一想,心情就豁然开朗了:)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介绍,是什么?能吃吗?

未那个啥/萝卜

Author:未那个啥/萝卜
自留地纯粹
人品崩坏有

水产存在可能
补品存在不定

ACG向主
耽美向主

同人大好
(向来N作并萌因此爬墙无)
中度声控

垃圾产出有
吐槽有
YY有
妄想有

时光,请让我无视!
06 | 2018/07 |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同学,今天你踩了吗?
好友一览
搜寻栏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