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料填埋场

同人一百题 III

35/夜のしじま ※しじま→何の物音もしない、静かな状態のこと
夜晚的寂静
APH/露中

“唱点什么吧!”伊万呵了呵手,忽然转头对王耀笑着说。
“你说什么呢?”天性认真的有着青年外貌的超过四百岁的仙人不太理解伊万的想法。在他看来,在这种滴水成冰的天气里夜宿郊外,并不是值得乐观到这种程度的事情。
“唱歌吧!耀君。”伊万不仅没有收敛,反而站起来,像是做伸展运动似地挥舞了一下手中的水管。
“我说……就算面前有火,你也不至于热情到这样吧……天气这么冷,难道你就没有会被冻僵的觉悟吗?”对于高加索人活泼的一面,身为道地炎黄子孙的王耀算是彻底领教过了。但他也知道,面前这位高大的青年所拥有的性格远远比他展现出来的要复杂得多。
“就是因为冷,所以才要来运动啊!不唱歌的话,跳舞也行!”
“………………”无奈地摇了摇头,中国青年虽然没有完全赞同对方的意见,但也略略舒展了一下手脚。
“真是寂静的夜晚啊!那我就来先唱一首《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好了!大家鼓掌!”伊万夸张地行了个礼。
王耀一边意思意思地鼓着掌一边嘀咕:“亚瑟阿尔弗朗西斯都不在这里,你向谁鞠躬呢……”
话虽这么说,但当伊万带着爽朗青年气质的热情歌声响起来之后,他还是静静地听得出了神。

寒冷的冬夜,远离喧嚣的天空显得格外清朗,星星也似乎异常明亮。林子里的树木几乎掉光了叶子,只剩下光秃嶙峋的枝丫,但橙红色的火光却给阴森恐怖的树林涂上了一抹温暖的颜色,有树影伴着悠扬的歌声轻轻晃动。在这种并非刻意酝酿的轻松气氛里,王耀觉得战争的阴云仿佛暂时消失了。
一曲完毕,伊万如同一条毛茸茸的大狗一般跳到王耀面前:“怎么样怎么样?”
“不错啊,值得表扬。”王耀微微笑了,在大狗卖力讨好的笑脸下终于让步,“好吧好吧……那我唱一首《白桦林》好了。”
“等等,不对啊,这首明明是我的歌!”
“这首歌也有中文版!”
“不行不行,太悲伤了!”
“……要求那么多!好吧,你到底想怎样?”
“欢快一点的……我要听《茉莉花》!”
“这首歌哪里欢快了!”王耀终于受不了地吐槽。
“没关系,你唱吧!”
“……凭什么你让我唱我就唱!”如此坚持反而激起了逆反心理。
但伊万并没有坚持下去,只是笑了笑,尔后靠近王耀坐了下来。
“耀君总是这么别扭呢!”他半是自言自语地说。
“我为什么要被你这样子说啊……!”王耀很不服气。
“明明安静的时候就像这静寂的夜晚。”伊万伸出手去,轻轻地碰到了青年的肩膀。
“一旦被触到了逆鳞……”他眯起眼睛,没有说下去。
手被打开了。王耀猛然起身,大大地后退几步,深深呼气。

“伤得很深吧?被菊君。”
“不要说得好像你很了解我。”王耀冷笑。
“我的确不了解你。”伊万慢慢起身上前,执起眼前人由于长年为战乱所苦而布满老茧的粗糙的双手。
“但我只想看到你静静坐在那里,听我唱歌的样子。”他抚摸着手掌上的伤痕,将那双手缓缓靠近唇边。

之后,便是夜晚的寂静。


36/体温
Oofuri/滨泉

突然覆盖在自己手上的体温让泉吓了一跳。
明明是已经被白天的训练累到喘不过气程度的合宿的夜晚,但迷迷糊糊之间,自己的手被不知道什么时候握住这件事还是让他瞬间清醒了起来。
下一秒,他就想了起来,自己身边睡着的人到底是谁。
估计是睡糊涂了吧……这么想着,他并不打算去在意,谁知道那只手居然弃而不舍,不仅没有放开,反而还更加地握紧了,而且那只手上的温度好像还升高了一点……

完了,睡不着……

他终于转头,却正好对上一双亮亮的眸子。
“滨……”他刚想出声,却被对面的人立马捂住了嘴。

夜晚很静,合宿的房间里棒球部的同伴们七七八八地把榻榻米睡满了,就连经常失眠的三桥也睡得一动不动,至于鼾声更是此起彼伏。
就在这种情形下,泉孝介看到了滨田良郎只注视着自己的眼神。

躺在对面的人的放开了捂住自己嘴巴的手,脸明显红得过分,本来就有点乱的金发被枕头压到更乱,眼睛里带着点慌乱,却出乎意料地坚定。
因为,虽然他一句话也没说,却一点也没有把目光移开。

泉终于艰难地张了张嘴,没有发出声音。
“你为什么……”唇型动到一半,停了一会,才又开始:“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也不知道……”对面的人好像这么说着,却只是握紧他的手,不放开。

怎么办。
怎么办,那只手的温度好高……

过高的体温,好像马上就要把自己灼伤。


38/幸福の刹那
幸福的瞬间
SD/仙流

老年人总会对年轻时候的事情念念不忘,就像我。少女时代暗恋过的人,遇见的一些细节,直到如今都会在脑海里被反复回忆。
但要说到我所见过的最幸福的瞬间,却发生在我暗恋的对象和他的恋人之间。

啊,请别对此感到狐疑,因为我从一开始就知道,那个人从来就没有也绝对不可能接受我。只要能在边上默默地看着他就好了——这就是属于那时候的少女的纯情和矜持吧!
我也当然不会告诉你我喜欢的人是谁,他现在已经跟篮球没有关系了,因为他出过车祸,再也不可能站在篮球场上。

那是我第一次作为体育记者进行的现场采访。一想到那时候他已经不能再打篮球了……我的心里就充满了酸楚甚至痛苦。但我知道他的“好友”却是当天将要出场的队员之一,为了撞撞运气,我便凭着记者证悄悄潜入了休息室附近的区域。
忽然,我听到了轮椅的声音。
也许是他,我这么想着,就悄悄地把自己藏了起来。

“虽然很老套,但我还是想说,我会代替你,取得胜利。”我听到的是他的那个“好友”的声音。我原先就认识他,但却从来没有听到过他如此温柔的声线。
“嗯。”他简单地回应——他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不管面对谁,在什么场合,向来如此。
但接下来的安静却让我感到了些许不同寻常。我偷偷探了探身,就看见那个人坐轮椅上,他的“好友”慢慢单膝跪地,缓缓吻上他的嘴唇。
要说不震惊那真的是不可能的,但很奇怪的是那时令我震惊的并不是发现了这个秘密,而是为什么那幅场景会如此散发着幸福美好的光晕。
即使我明白他的梦想,他的追求和半身瘫痪给他带来的莫大痛苦。

那时候我哭了,不是为了自己。


44/ミステイク ※間違い、過ち
过错
三国无双/甘凌

甘宁是凌统的杀父仇人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陆逊并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但麾下两位重要将领之间的私人关系很有可能影响到战场上的作战配合度(虽然在他看来两人还不错,至少是凌统会在甘宁受伤却还要犯倔的时候将他二话不说一把拖走丢给军医的关系),因此他还是有意无意地分别打听过两位曾经同自己出生入死的下属。
甘宁的回答很符合他的个性,大笑几声道伯言你就不用担心了。
凌统则更为简单,不过沉声说了句还好,一笔带过。
于是陆逊暂且放心——这种年轻时代无心的过错,在多年以后总会淡化的——在沙场上同甘共苦的兄弟,还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

事实上,陆逊并不知道,甘宁在好几年前曾经诚恳地向凌统认真道过歉。
听了甘宁道歉的言辞,凌统冷笑一声道你给我跪下我就考虑一下。
结果甘宁二话没说就跪了。
凌统蓦然怒道男儿膝下有黄金你怎么如此轻易就跪了。
甘宁哈哈一笑道我视黄金如粪土。
面对如此不计面子的男人,凌统不由得有些脱力。他叹了口气道你别跪着了赶快起来。
你还没说原不原谅我怎能起来。
你少给我耍赖!
我可没耍赖,我是认真的。
凌统一定,忽然半天没说话。

我真的是认真的。
甘宁看着他道。


45/臆病
胆怯
Oofuri/A3

“好吧,”田岛把茶杯往矮桌上一放,做了个总结性的发言:“你说你暗恋阿部,但又不敢跟他说,实在没办法了所以才来找我商量的?”
“我……我没那么说……”三桥跪坐在田岛家有些陈旧的榻榻米上,低着头涨红了脸,却又似乎一脸的视死如归。
“你就是这个意思。”田岛拿起姐姐送来的冰棒一口咬下去,含糊不清地说。
扭着自己的衣角下摆,三桥吞吞吐吐地说:“就是有一次,我……我……”
“你到底怎么样了快说啊。”田岛露出了有些不耐烦的语气。
“有一次,我看到阿部君在部室睡着了,边上又没有人,于是我就……”
“于是你就偷吻他了?”田岛的眼睛闪闪放光。
“没,没有吻到!还隔着差不多1厘米来着……”
“那也算偷吻了。”田岛煞有介事地说,仿佛自己恋爱经验丰富。
“是,是吗?”而对面的三桥却一脸好像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那你打算怎么办?跟阿部告白吗?”田岛皱着眉头问道。
一听到“告白”这个词,三桥却立马下意识的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为什么?”
“我……我不敢……”
……………………

**********************************************************************************

“这下到底应该怎么办?我也不知道了……”阿部喃喃地说着,表情有些恍惚,让坐在一边的花井有些受不了。
“不就是有时候你看到三桥的背影觉得他太惹人怜爱了忍不住想忽然后面抱住他嘛,有什么不知道的。”花井这么说着,却也忽然有些脸红。
“我看你就是……喜,喜欢上三桥了。”
“真的啊……果然是这样吗……”阿部的神情显得相当沮丧。
“嗯……不过你就算来找我商量也无济于事啊,我看你还是直接去跟他说清楚了的好。”花井想了半天,也只能这么说。
“不行……如果我忽然说出来的话,会吓到他的!”
想了想随时露出一副受惊小兔子一般模样的三桥,花井也不得不认同了阿部的说法。
“就算是这样吧……但你也打算一直不说吗?”
“我不敢啊……”
……………………


46/托す
托付
SS/童史

史昂去世的那天,童虎是知道的。
作为一个黄金圣斗士,怎么可能感觉不到多年挚友突然消失的小宇宙——即使那个小宇宙已经因为衰老而变得微弱许多。
但是童虎没有动。因为他的任务还在继续,这不仅是前代女神托付给他使命,也是作为自己君主的曾经同伴拜托过他一定要做到的事情。
于是,他能做的只有静坐在那里,面对瀑布,如同已经经过的那些岁月一样,纹丝不动。

静坐的两百多年间他不止一次的回忆过当年。
上一次圣战发生之前,他和自己的伙伴们一同练功打架的那段年少轻狂的岁月,现在想起来,哪怕只是当年吵吵闹闹一起吃的一顿饭都是无比珍贵的回忆。那时的史昂不爱说话,却有着极强的实力。而自己和他之间的关系其实也算不上最要好,却总有些不经意的默契。
也许就是这种默契,后来在那场残酷的战争中救了他们的命。

在史昂正式继任教皇的那一天,童虎曾经对他下跪。
在他低下头的一瞬间,他发觉先前的同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后并没有说出口。而等到他重新抬头,史昂的表情已经被掩盖在了那张冷漠的面具之下。

“你为什么要戴上面具?”他趁着无人的时候低声问他。
“因为我已经是教皇,不能再由自己的感情作主。”
“不过如此而已,你就要隐藏自己所有的表情吗?神仙也做不到无心无情的。”童虎皱起眉头。
“所以……就托付给你了,挚友。”
童虎一怔,并不能完全明白史昂话中的意思。但不管他再怎么寻找,也不能在带了面具的人的脸上找到一丝端倪。
他没点头,也没摇头,只是按照既定的礼节行了礼,随后转身退下,没有回头。
只是从那以后,年华一天天虚度,人渐渐老迈,他却再也没机会站到史昂的面前,仔细端详他的容颜。

直到最后的最后,他才忽然明白那个人到底把什么托付给了自己,在他的小宇宙消失而自己却不能有丝毫动作的时候。
但这已经不是作为敌人再次相见后能够被说出口的事情了。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介绍,是什么?能吃吗?

未那个啥/萝卜

Author:未那个啥/萝卜
自留地纯粹
人品崩坏有

水产存在可能
补品存在不定

ACG向主
耽美向主

同人大好
(向来N作并萌因此爬墙无)
中度声控

垃圾产出有
吐槽有
YY有
妄想有

时光,请让我无视!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同学,今天你踩了吗?
好友一览
搜寻栏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