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料填埋场

[DH]漕帮系列之酒不醉人人自醉

扬州最出名的景致也许并不是风光秀丽绵延数里的瘦西湖,而是让当年那位著名的风流才子在此地一觉睡了十年,才赢得薄幸之名的烟花之地。
不过,除了那些在烟雨中仍能隐约透出些媚态的青楼院馆,扬州作为江南四方水路的汇集之所,数个帮派都把这里作为自己重要的据点,因此这个城市在江湖上的地位自然也是举足轻重。
比如依靠运河,在江湖上鼎立一方,几乎百年不倒的漕帮。

他坐在扬州水道旁最大的遗梦馆中,花魁醉娘的闺房里,手中的陈年佳酿正散发着浓郁的酒香。
“能在醉娘的绣楼之上喝酒,这杯中物也仿佛变得超凡脱俗起来了。”
美艳而的确不负“醉娘”名称的花魁抿嘴一笑,手下琴声却是丝毫不乱。
“帮主,实在太抬举奴家了。”
呵呵地略略笑了两声,他转头望向窗外凄迷的秋雨。房内温暖如春,并不太能够感受到屋外已渐渐有些刺骨的冷风,然而那些时不时被不分方向的风刮进半掩的窗内,甚至飘落在自己面颊上的雨丝还是带来了些许深秋的意味。
略有些潮湿的空气能使得杯中的酒味越发醇厚吧……身为占据着运河南面的漕帮分支,加百罗涅家族族长的他,对于长年通过运河来来往往的各地美酒颇有些品味。
酒香依然,而身影依然杳杳……从那之后,到底已过了多长时间?

***********************************************************************************
六七月份的天气最是阴晴不定,东边日出西边雨,空气中也永远弥漫着一股江南特有的潮湿气味。
他大汗淋漓的从梦中醒来,身边的人已不知去向,房内桌上的酒杯却还残留着昨晚对饮剩下的残酒。

先是甜甜的适宜夏季饮用的梅酒,用冬天存下的冰块冰过,却怎么也不适合每次见面必定会进行的对战之后寻求畅快刺激的脾胃。于是便换了大坛并不高档喝起来却极其过瘾的白酒,推杯换盏的对饮了几大碗之后,热度很快便涌了上来。
然而每当前一夜肢体绞缠的行为过后,留下的却总是无边无际的空旷与荒凉。

能有肌肤之亲又如何,自己和他过得总归都是刀口舔血的日子,每次能够四肢完好的见面便是运气。
虽然已逼自己不再去苛求什么,但总归是……
罢了罢了,想什么,念什么,又有何用处。
那个如同浮云一般的身影,绝不会为自己停留,正如他在漕帮担任云之守护使的名号一样。即使当年自己还算是他的授业恩师,那种与生俱来的心性,也绝不会被自己那些无端的念想绊住脚步。每次离开,甚至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还会回来。
这种觉悟,不是早就应该有的么?
坐起身,发现昨夜与自己拼酒的雕花大理石桌上居然留着张纸,龙飞凤舞的写着,运河北方出现盗贼,帮中需要自己前去解决。
没有落款,连个“勿念”的字样都没有。
自己在他的面前总是过于淡然,于是便让人认为自己并不在乎与他分离么?
居然是因为自己的演技太好……
不过,这次居然还能够留下只言片语,算得上是极大的进步了,原先绝不会给自己留下任何可以思念的机会的。
难道,他也终于意识到自己还是会记挂他的行踪的么?先前自己可是从来不问的。
恭弥……

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攥着那张纸发了好一阵子的呆。
算了,他想。
不论对方什么时候回来,自己也会永远备下一坛好酒。酒香过处,便是袅袅余思。
并不奢望他能够明白,不过是给自己留个念想罢了。

*******************************************************************************
再度从自己的沉思中醒过来,花魁手下的古琴已是换了曲调。

“弹的什么曲?”
“长相忆。”

长相忆啊……
他苦笑着收回思绪,却听到窗外似有什么东西在有节奏的敲击着窗框。
探出头去,发现是那只名为“云豆”的小雀儿。

他——回来了。


漕帮主舵彭格列家族的所在地并不是扬州,而是位于运河中心的洛阳。
“关中地区此时应是秋高气爽,你又何必跑来这秋雨连绵的江南?”
忍不住调侃的话语,话一出口,却发现语气是连自己都听不下去的怪异。
端正的面容上挑起的眉毛,分明表现出一丝涟漪。
“我也不想来,是里包恩非让我来一趟,说和加百罗涅还有些事情要谈。”
想到那个由于中毒而维持着孩童一般的外表,亦是自己师父的精明过头的彭格列家族门外顾问,他所能做的除了苦笑便是叹气。
“那么……”
“你不愿我来就算了。”彭格列的云之守护使背过身去,看不见面上的表情。
他发现自己一时间竟接不上话。
还没回过神,寒光闪过,对方手中的钢拐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向自己的面门。
呵,下手还真够狠。
鞭子出手,缠上拐子的钢柄,一招一式,一语不发却找回了两人之间一贯如此的步调。

“燕京可有趣么?”筋疲力尽的双双丢下武器,倒在院子那棵亭亭华盖一般的梧桐树下,加百罗涅的青年帮主随口问道。
低低喘息着的云之守护使转过身去,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并未说话。
“恭弥,喝不喝酒?”忽然意识到什么,青年帮主绽开一抹笑,将话题荡了开去。
“…………”
“还在生气?”
“我如何生气了?”
“因为你是在这等烟花之地找到我的。”他摇晃着金发的头颅,笑意更加的荡漾开来。
“我闻到好酒的味道。”
“嗯,因为这里是叫……”附在青年的耳边缩了几句话,接着迅速离开,好整以暇地看着对方的反应。
黑发的青年握紧了拳头,微微颤抖着抬头看着绣楼上的匾额,“醉云轩”三个大大的字分明晃着他的眼睛。

雨已经在不知何时停了。

身为漕帮下属,掌管情报汇集之所的醉娘掩口胡芦,早在二人打斗之时便悄悄踏出了院子,此时却在院外听到了响亮的拳脚招呼上筋骨和惨叫的声音。

酒不醉人人自醉。



后记:
扭曲了,扭曲了……完全扭曲了……我到底都在写什么……老公不要PIA我……
第一篇家教文,似乎也是我所见到的家教同人文里第一篇古装吧……最早计划把自己的第一篇家教同人贡献给原作背景的骸纲的,结果被老公的广告片思路深刻的萌到,于是突然之间就先出来了这么一篇稀奇古怪的东西……
嗯……既然已经被那个广告片的创意萌到了,就打算写成同一背景下的系列文,山狱,骸纲是跑不掉的。总之,家教里的人如果穿上古装一定帅毙了!难道我跟古装文真的是有剪不断理还乱的魔性缘分么……
那么,我的第一篇家教同人,第一篇古装DH,就送给提供我如此之萌构思的老公皇飞雪吧!
就酱。


BY 未樱
2007年8月23日夜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介绍,是什么?能吃吗?

未那个啥/萝卜

Author:未那个啥/萝卜
自留地纯粹
人品崩坏有

水产存在可能
补品存在不定

ACG向主
耽美向主

同人大好
(向来N作并萌因此爬墙无)
中度声控

垃圾产出有
吐槽有
YY有
妄想有

时光,请让我无视!
11 | 2017/12 | 01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同学,今天你踩了吗?
好友一览
搜寻栏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