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料填埋场

[TF]Mirror & Daydream·镜子与白日梦 上

灵感及主要设定来自于士兵突击袁哲同人《百日草》。
感谢作者沉袖遇羽大人带给我们这么一篇震撼人心的作品。

除去《盛夏流年》,将近3、4年没写TF了!
更震惊的是,我居然还能写得出来……佩服我自己。

************************************************************************************

“喂喂?手冢吗?好久不聚了,大家一起出来吃个饭吧?”手机一接通,充满活力的声音就通过听筒响彻耳畔,作为背景音出现的还有对方号码的主人,那个忠厚男人略显焦急的声音:“英二,快把电话还给我,要没电了!”

每当接到这种电话,手冢其实并不如旁人猜想的那般会感到打扰或是厌烦。事实上,不管他当时的工作是多么繁忙,只要有可能,都会尽量抽出空档去参加的。当然,如果他实在抽不开身,他的那几位朋友也不会因此而与他疏离。
毕竟,都是十几年的朋友了。

行动电话的主人最终还是抢回了属于自己的东西:“喂?手冢,你在听吗?”
“我在。”他声音沉稳,心底涌上一丝淡淡的笑意。
“嗯,那个……不好意思,听说你最近挺忙的,不过我想我们也很久没见面了,方便的话明晚出来吃顿饭吧?”
他停顿片刻,抬头望了望工作历。虽然事情还是安排得很满,但只是一顿饭的话并不是完全调不开时间。
“明天晚上的话应该可以。还在河村家的寿司店?”
“嗯……那里的话有点远,你晚上还要回事务所加班吧?就在你那边附近找家料理店吧……啊,英二说他知道一家不错的店就在那附近,那明天我和英二下了班一起过去。几点合适?”
“七点可以。”
“喂喂?手冢?我跟你说啊,这次我参加的项目组产品开发很成功,奖励了一大笔奖金,这顿饭我请定了,你们绝对不许跟我抢……”话还没说完,对方的电话又被别人抢了过去。
手冢刚想说什么,就听见对方的电话在一顿争执中不小心被掐断了。他很镇定地放下电话,知道性子忠厚处事周到的友人一定会为这个再联络的。
果不其然,不过几分钟后,一条言辞恳切的短信就发了过来:“手冢,实在抱歉,刚才电话不小心断了。明天晚上七点,在XX町三丁目10号的“高木”见面,不见不散。”
手冢关上手机,继续了手边的工作。作为事务所里王牌律师之一,虽然在法庭上需要犀利的言辞,但在生活中,他却不是一个多话的人。

工作结束,已是深夜,他走出事务所,正好赶上末班电车。
从车站出来,除了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以外,街道两边的商铺都已经关门,即使是住家也大都熄了灯。没有星星的夜晚,提着从便利店买的饭团,独自沿着漆黑的街道回到独居的公寓,对他而言实在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进楼,坐电梯到九层,回到家,打开灯,柔和的光线,客厅里象牙白的沙发组和浅褐色的地毯从来都能给人以安定温馨的感觉。布置家居并不是自己在行的事情,原先留下来的样子,他便没打算去改动。
三室两厅的公寓,对一个没有家室的独身男人来说,无疑是偏大了。三间房子,一间卧室,一间书房,还有一间就这么空了下来,堆满了已经用不上了的物品,书籍,资料,还有一些来自世界各地的收集。
那间房子,他平时并不会进去,只有在年末大清扫的时候,才会请人连所有房间一起收拾一下。
午夜已过,六点钟左右吃的晚餐差不多都消化干净了。随便吃了些饭团作为消夜,接着洗澡睡觉,然后临睡前再看看资料书籍,一觉醒来又是新的一天。

关灯之前,他忽然很想再去看看那家乐器店。

************************************************************************************

手冢能发现那家店非常偶然。
某个下午,他所拜访的客户临时取消约定,于是他得以有机会在天色渐深之前就回去自己独居的公寓。回家路上,他为了去超市买一些生活用品拐了个弯,结果却神使鬼差地走错了路。
转了半天,问了好几个人,他也没能从这个布满岔路的街区走出来,这在往常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他不由微微叹了口气,取下眼镜,捏了捏鼻梁,开始怀疑最近工作是否过于辛苦了。
天色其实并不晚,太阳也没像傍晚逢魔时刻那样红的滴血,不过是稍稍有些减弱光芒,摇摇晃晃地开始向西边地平线的方向缓缓滑步罢了。
不过,在阳光的作用下有几片云被镶上了金色的边缘,在阳光照射下似乎也透出光华来,比太阳本身还要耀人眼睛,而云下的整个城市都被笼罩在一片有些发灰的金色阳光中。
街上没有行人,手冢重新戴上眼镜,定了定神,就把目光不觉投到街边一排有些发暗的拥挤店铺之上。
在一家花店和一家文具店的当中,有一个小小门面畏畏缩缩地隐藏在两旁店铺门棚的阴影之下,显得毫不起眼。但手冢却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寻常的东西一样,转了脚步,径直走到那个未知店铺的门前。
他刚一站到门前,自动感应门就开了。于是他一抬脚,走了进去。

这是一家乐器行。
站在店的里面,他发现店铺的面积其实并不如自己想象的小。奶油色的墙壁,仿佛经历过一段不算短的历史的深色实木地板,吊灯的光线温暖而明亮,如同记忆之海里飘浮着的那些美好回忆。
进门右手边的墙上是一排不同大小不同颜色的提琴,散发着柔和清澈的光泽,仿佛连试都不用试,就知道他们一定能在乐者手中发出悦耳的声音一样。左边就是一个较大的空间,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两排立式钢琴,黑色,白色,红棕色,无一例外的高贵优雅,被摆成一定的角度面对来者,好像随时欢迎有人上前演奏。里面的两面墙都被大玻璃柜占满整个墙面,陈列着长笛,小号,双簧管,萨克斯风等一些管类乐器,最角落的地方甚至还立着一架竖琴。
正对着门的是店铺柜台,但柜台里并没有人。
他站在柜台前的那个空间里,微愣了一下,稍稍环视四周之后,便把视线固定在位于钢琴队列最外面那架白色的三角钢琴上,接着从进门开始便充盈自己耳朵的乐声就在他的意识里逐渐清晰了起来。
连续流畅的音阶,时而轻快,时而缓慢,仿佛灵动的小溪在耳边跳跃流淌。旋律中带着些许异国情调,但极好听。他搜索着自己脑海里所有的古典音乐知识,想找出这首乐曲的名字,然而就在这时,乐声停了,背对着自己坐在钢琴前的演奏者站了起来,向自己转过身。

视线相交,他发现自己很有些受不了。
这种事情,没人受得了。

“欢迎光临,有什么想看看的吗?”招呼着向自己走过来的青年看上去像个大学生,穿着干净的淡蓝色长袖T恤,卡其色休闲裤,表情轻松而随意,脸上有些职业的笑容却并不让人觉得虚伪。
大约因为自己脸上的表情明显有些异常,青年稍稍歪了歪头:“先生?”
“啊……”手冢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但要说话却还是觉得无比艰难:“请问……”

该说些什么好?
向来冷静的头脑却一瞬间没了打算。

“您想买些什么呢?我可以给您介绍。”
“……不买什么,我就来看看。”

终于能顺畅地说话之后,他才觉得刚才那几秒钟对他而言就像过了几辈子一般的长久。

不是他,不是……
自己最清楚不过的,不是么?

“啊,好的,请随意。”青年又是一笑,随即仿佛毫不在乎一样,又坐回钢琴前,却没接着刚才那首曲子往下弹,而是换了一首更为缓慢,沉静,稍有些忧郁,但也极其优美的曲子。

他并不会弹钢琴,所以,不是他。
他也没有这么年轻,所以,一定不是他。

虽然已经渐渐平静下来,但毕竟还是不太能接受这个现实。手冢的嘴唇动了几下,仿佛在念着一个名字,但没发出声音。

一曲弹完,店里的青年发现客人还是站在刚才的那个地方,没有四处移动,而视线也一直停留在自己刚才弹奏的那架钢琴上,好像一直在认真聆听自己的演奏。
于是他又笑起来,说:“您喜欢钢琴?”
“……还行。请问你刚才弹的曲子是?”
“《月光》。”
“贝多芬的那首?”
“不,德彪西的。”
“哦……抱歉,我不太知道。”手冢点了点头,微微露出抱歉的神色。
青年摇了摇头,加深笑容说:“一说到月光,大家的第一反应一般都是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不过我更喜欢德彪西的这首。”
“那么你之前弹的那首呢?”
“之前那首?啊,《阿拉伯风格幻想曲》,也是德彪西的作品。”
“……很好听。”
“谢谢。”青年欠了欠身作为感谢。

手冢迈开步子,在店堂里四处转了一圈。虽然他并不太懂古典音乐,但自小家教严格,这种可算得高雅的艺术也是一种必备的修养,所以即使他不熟悉大部分乐曲,但对于音乐和乐器的尊重还是一直存在于心的。
他站在店门右边的提琴陈列墙前,略略弯腰,神情专注地欣赏着一把深红色小提琴面板上的木头纹路。
“你是这里的老板?”片刻后,他直起身来,对也在一直看着自己的青年问道。
“不,这是我叔叔开的店,我下课之后有时会到这里来练琴,顺便帮忙看店。”
“你是音乐学院的学生?”
“嗯,S音乐学院。”
“钢琴系?”
“不,小提琴。不过辅修是钢琴。”青年笑笑,显得很轻松。

踏出店门,太阳已经变成血红色,天边布满了火烧云,正是传说中的逢魔时刻。
他往前走了几步,再一回头,却忽然发现那家店已经不在那里。
他揉了揉眼睛,回到刚才出来的地方,却发现存在于那个位置上的是一家五金店。白底黑字的陈旧招牌,蓝色的塑料门棚,与两边的店铺连成一片,说不出的和谐。

一前一后,不过几秒钟的时间。

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手冢原本缺乏表情的面容上不禁浮现几丝苦笑。

回到家,上网,在搜索引擎中输入“S音乐学院小提琴系”,却发现这个音乐学院根本就不存在。
推开键盘,给自己泡了杯茶,透过袅袅烟雾望着台灯的光直到刺眼。

他发现自己连那家乐器行的名字都不知道。

************************************************************************************

第二日,手冢稍微迟了几分钟才到达那家料理店。店面隐藏在一家商场的角落,通路弯弯绕绕,不太好找。等到达那里的时候,两位友人早就到了。
“真少见啊,你居然会迟到。”好友之一动作幅度很大地招呼着他坐下来:“不过这家店是难找了点,我也是一次偶然的机会才发现这里的,但味道很好,还是很推荐的呦!”
另一个人带着无奈的笑容看了眼身边的好友,对正在脱风衣交给服务员的来者说:“时间也不早了,大家都饿了吧?赶快点菜吧。”
拿起菜谱,他扫了一眼,直接点了些自己常吃的菜和寿司:“烤鳗寿司,甜虾,三文鱼,还有芥……嗯,不用了,就这么多。”
坐在对面的友人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一眼,边上的人在这时忙着推荐起来:“啊啊,这里的汤汁炸豆腐还有千层玉子卷还有烧烤牛舌也很好吃的!”
“那就再点这几个,然后再加一份鸡肉串。”
手冢经常和这两个朋友一起吃饭,知道鸡肉串是那位嚷着要请客的朋友喜欢的东西。
说好了请客的人听到这话却是一愣,随即撇了撇嘴,硬梆梆地说:“我不要鸡肉串!我要蔬菜沙拉!还有别忘了酒!”
“可是英二,你不是最不喜欢吃蔬菜的……”
“今天我请客我说了算!你别管我!”
“但是你不是开车么?怎么能喝酒?”
“我想喝不行么?你别多嘴!”
“……那好吧,一份蔬菜沙拉,一瓶‘白鹤’。”

吃了一半,友人之一去了洗手间,剩下面对面的两人。
“你和菊丸最近怎么了?”手冢淡淡开口。
抢手机,闹别扭,这两个人作为朋友的交情已经超过十年,以前并不是没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不过都是像过家家酒一样闹着玩罢了,但这几次感觉似乎不太一样。
“你发现了?”友人苦笑,“他不过是想故意激怒我,直到我忍不住向他发火,这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提出要跟我绝交了。”
“大石……”
“只是他不知道,如果他真想跟我绝交,直接提也就好了……这么多年我哪件事情没答应过他?”
“…………”手冢没有插话,只是默默地听。
“上次我们出来吃饭是半年前的事情了吧,当时他还没有像现在这样……我知道他最近烦躁得很,又没人听他说话,他应该也很辛苦……”
“我听说了,你的事情。”
“嗯……”
两个人都沉默了。

谁对不起谁这件事,已经没有必要再说了,大家心知肚明。
其实谁都没有错,但只要捅破了那层窗户纸,事情就会闹到不可收拾的境地。大石的立场,菊丸的立场,两个人的心情,相对于“命运”而言不过是微小的灰尘罢了。
“这么多年我哪件事情没答应过他?”
但大家心里都清楚,唯独一件事情,不行。

菊丸回来,餐桌上又热闹了八成。菊丸喝了不少酒,但可能是因为有手冢在面前,却没有做出太多过分的举动。

“这是我们公司打算新推出的便携式影音播放器叫MPP,你们看,帅不帅?”
菊丸从包里取出一个样子纤巧漂亮,手掌大小的小玩意。
“别小看它,它的公放功能堪比小型立体声音响呢!面向的是追求高质量音乐播放效果却又无法把大型音响带着走的人。我来放给你们听听看!”说着,他把东西两边的超微型公放喇叭从机体内拉出来,一按按钮,具有环绕立体声效果的交响乐就立刻在餐厅里响起来。
由于一开始调节的声音太大,店里的客人都被吓了一跳。菊丸连忙调小音量,大石站起来向四座和服务员频频道歉。手冢看着那个功能的确强大的MPP,脑海里出现的却是另一张脸。
“这首曲子,是柴可夫斯基的第一钢琴协奏曲吧?”
“呃?手冢你居然知道?”菊丸一愣,“你什么时候听起古典音乐来了?”
“也没多久,随便听听罢了。”
“哦……”菊丸有些狐疑地看了眼中学时代就认识了的好友,但却没往心里去。他兴冲冲地说:“也好,你要是喜欢,等产品正式上市了,我帮你弄一台吧!”
“没关系。”嘴上说着,他却微微点了点头。

三人在餐厅里差不多停留了两个多小时,菊丸很爽快地付了饭钱。由于手冢还有工作没有处理完,于是他们就在饭店门口分手。
“英二,你喝了酒,我开车送你回去吧。”大石微微皱眉说道。
“不要你送!我自己……坐电车回去。”
大石看了菊丸很久,最后说道:“那好吧,你回家小心点。”
菊丸拖着有些不稳的步子离开了,大石望着他的背影,没有叹气,只是直愣愣地看着。
“你还是把他送到车站吧。”手冢说。
“他不想见到我,我自然也不愿意让他不高兴。”大石苦笑:“你不知道,其实除了给你打电话那次是我偶然在街上碰见他,我们已经三个月没碰头了。”
“…………”
“算了,不说这些。”大石深吸一口气,望着好友说:“手冢,你……还住在那里吗?”
“是。”
大石欲言又止,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

大约几天后,手冢在工作途中又恰好路过上回经过的地方,便不由自主地沿着自己曾经七拐八绕走过的路线来到那个会消失的乐器行所在的地点。
时间是上午十点,而那个乐器行居然在。
他心中一动,便很自然地再次迈了进去。
店堂里没有那个上次遇到的大学生,而柜台里却坐着一个相貌普通,神情温和的中年人。
“欢迎光临!”看上去像是老板一样的中年人向他打起了招呼。
“您好。”他的目光在店面内搜索了片刻,让老板以为他在找一样商品,于是起身走到他的面前,笑容可掬地说:“有没有什么可以效劳的?”
“请问……”他停顿了片刻,还是出声问道:“这个店里……没有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上次来的时候他在的,说自己是S音乐学院的学生。”
“啊,您是说周助吧?他是我的侄子,因为有时候学校借不到琴房,就到我这里来练练琴顺便看店的。这个时候……他应该是在上课吧,请问您找他有什么事情吗?”
听到那个名字的瞬间,男人的面色苍白了一下,随即却很快恢复了正常。
“哦,其实没什么事。上次来的时候见他钢琴弹得不错,想起来就随便问问。”
见有人称赞自己侄子的钢琴技艺,身为叔叔的店长自然也有些与有荣焉。短暂的交谈之后,手冢以还有公事在身为由告辞了。店长似乎很高兴有一个欣赏自己晚辈的客人前来光顾,于是热情地邀请手冢常来店里做客。

看样子,那个年轻人说的并不是假话,但那些一系列不同寻常的事情又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手冢又走出几步,回头,却发现那家乐器行好端端的在那里,一点也没有要消失的迹象,而五金店也没有出现在原来的位置。
上回也许是自己看错了吧……他这么想着,继续了办公的路途。

傍晚时候,鬼使神差地,手冢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这回与前两次不同,店内有一位顾客,看上去正在挑选小提琴,而第一次见到的那位店长的侄子就站在顾客身旁,陪着他一起试琴。
“这把琴其实真的不贵,二十九万的价格与它发出来的音色相比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青年带着笑容不急不缓地介绍着,“我先来试一下,您听听看吧。”说着,他调整了一下那把琴的音准,接着将琴夹在下颌与左肩之间,取了一杆琴弓,上紧了弓毛。当马尾毛压上琴弦的瞬间,清澈明快的音色伴着富有节奏感的旋律就从琴弓与琴弦的歌唱中流淌出来。

他果然是小提琴专业的啊……
手冢见青年拉琴的姿态极为舒展,连表情都令人赏心悦目。仿佛哪怕只是一瞬间,他也已经沉浸在享受音乐的氛围中。

顾客似乎对于琴的音色大为惊讶,没等青年将一曲拉完,就迫不及待地取了过来,接过琴弓,也拉了起来。
琴的音色确实不错,那位顾客看起来也是专业人士,因此拉琴的技巧并不逊色于年轻的音大学生,但即使在外行人听来,却也总觉得好像少了些什么,不及年轻人的音色细腻生动。

手冢站在门边,并没有出声,青年却一抬头看到了他,随即带着笑容极其自然地说了一句:“哦,你来啦。”话语中口气熟捻,似乎之前曾经无数次地说过。
话一出口,两人都是一愣。青年发觉了什么,没有再说话,而是又以一个含着歉意地笑容作为招呼,说:“抱歉,请稍等一下。”然后转过身去问顾客:“您觉得这把琴怎么样?”

那位顾客最终买下了那把琴,在用信用卡支付了琴款之后,他又要求买一块松香。年轻人取来一块德国进口松香给他,询问要不要同样刷卡付款,顾客问了价格之后看了看钱包,觉得零钱似乎够,于是打算用现金付款。然而就在他掏钱包将纸币递给青年的时候,一直站在一边看着他们交易的手冢去却像发现了什么,忽然走上前去,对那位顾客出声问道:“您好,请问我能看一下您的钱吗?”
见顾客怀疑地看着他,手冢平静地解释:“刚才我在超市,店员找给我一张一样的纸币,但我怀疑那张是假的,所以想看一下您的这张,作一下比较。”
顾客释然,将手里的千元纸币交给了他。手冢拿过那张纸币细细看去,发觉同样是一千元的钞票,但手里这张却和自己惯常见过的钱在大小,花纹上都有着一定的差别。
他不动声色地将纸币还给顾客,说:“谢谢您,看样子我的那张是真的。”
“您可以把您手里那张拿出来给我们看看,帮您辨认一下。”青年一边将小提琴装进琴盒为顾客包装,一边说道。
“谢谢,不用了。”手冢淡淡地说。

顾客满意而归,临走之前对年轻人说道:“你的那段《帕格尼尼随想曲24号》拉得真不错。”
“谢谢,您拉的《流浪者之歌》也非常好。”
手冢注视着顾客踏出店门的背影,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走出玻璃门外的顾客像是忽然消失了一般,神隐在空气中。回头看看青年,而他的表情却像是浑然不觉。

“您好,抱歉刚才没来得及招呼您。先生您今天想看些什么呢?”青年忙好了手边的事情,抬起头对手冢微笑着问道。
“没什么,不过是路过而已,进来看看。”
“哦,那您请随意。”

与上次一样的对话,让手冢感到莫名焦躁。

“你的小提琴拉得也很好。”他看着他说。
“我是小提琴专业的啊。”青年笑笑。
“请问你的学校是在哪里?我是说地址。”他想到自己在网络上查不到这个学校。
青年稍稍一愣,似乎为男人问出这样的问题感到困惑。不过,他还是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报出了一个地名。
在男人的记忆里,这个地址应该是一个市立运动场。
但青年的话又的确不像是假的。
到底,这一切是为什么?

他毫无目的地在店里又转了一圈,觉得一堆头绪无从理起,于是将视线停驻在那架白色的三角钢琴上,径自出神。
在他四处看看的同时,青年拿起一把小提琴,出声问道:“客人您应该是喜欢钢琴吧?那么小提琴呢?”
“还好……”
“如果您知道些什么曲子的话,不妨说出来,看我能不能拉。我今天还没有开始练琴,也不知道练什么好,正好先放松一下。”
手冢转身望着青年端正的面容和轻松的神态,心里还是像被什么东西不禁一扯,但他并没表现出来,而是低头思索了一阵,缓缓说道:“我听说有一首曲子叫做《魔鬼的颤音》,好像很有名……”
“啊,您说的是这首?塔蒂尼的《Devil’s Trill》……”
说着,一段低缓而带着点哀戚味道的旋律就在这个不大的空间里悠扬起来。
他听说过《魔鬼的颤音》以技巧繁复,演奏艰难而著称,听青年的演奏,旋律从一开始的悠扬低缓,到后面的快速跳跃,还出现了大段需要用到高超技巧的华丽装饰乐段和颤音,如同讲述一个关于魔鬼或是精灵故事,波澜起伏,引人入胜。
手冢听得几乎入了定,直到乐曲结束,他都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发觉乐曲已经结束了的时候,他连忙伸手鼓起掌来。
“献丑了。”青年鞠了一躬,温和地笑。

男人出门前,被青年叫住。
“听说您今天上午来找过我?”
“你怎么知道是我找你?”他淡淡地反问。
“……我也不知道。我听叔叔这么描述,只是第一个就先想到会不会是你。”青年的神情中不太自然的成分只出现了一瞬,之后就马上被很好的掩藏在了笑容之下。
“是吗……”手冢像是在对自己说话一般低语,接着却抬头问道:“请问你这家店叫什么名字?地址呢?”
青年一愣:“外面不是有大招牌吗?不二乐器行。这里是XX町二丁目,门牌号码就在门边上。”

“啊,您是说周助吧?他是我的侄子……”
不二乐器行。
周助……不二……
不二周助!

手冢的脚步有一瞬的踉跄,但他居然控制住了自己,还能镇定地点了点头,走出店门。
但就在他后脚踏出店铺范围的下一个瞬间,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眼前晃了一下,乐器行凭空消失在他的眼前。
与上次不同的是,他及时转身,看到了全过程。
仿佛一片水的波纹缓缓散去,乐器行失踪,取而代之的是那家五金商店。
这回,他确定了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不是做梦,也不是眼花。
那家乐器行,和那个叫作不二周助的青年,是真的不见了。

************************************************************************************

等到第四次踏进这家乐器行的门的时候,手冢发现自己已经能够很平静地面对了。
“你好,先生!”倚在柜台旁名叫不二周助的青年直起身,向已经面熟的手冢打了个招呼。
店堂里正播放着一首慷慨激昂的钢琴协奏曲,但手冢却并没有发现店堂里摆放着音响。
见他四处望了一圈,不二周助很自然的上前问道:“请问您有什么要找的吗?”
“没什么,我在想,正在放的音乐是从哪里出来的……”
“啊,你说这个?”不二回身从柜台的角落里挪出了一个轻巧的播放器,说:“这是MPP啊,Media Player Portable。您之前没有见过吗?”
手冢盯着那台自带微型公放喇叭,具有环绕立体声播放效果的便携式音响好一会,没有说话。
“这是Z&H公司在一年前上市的产品啊,现在应该满普及的了……先生,这个MPP有什么问题吗?”似乎是见到手冢的面色有些不同寻常,不二歪了歪头,略带疑惑的问道。
“哦,没什么,我之前就想要买一台了,但还没有选好。你知道还有其他什么不错型号吗?”手冢镇定地说。
“哦……如果是对听音乐要求比较高的发烧友的话,这个型号就不错……”可能因为是音乐专业的学生,不二介绍起手边的播放器来明显有着不同寻常的热情。

这个场面,让手冢想起以前认识的某位摄影发烧友满腔激情地为自己推荐单反相机时的情景。

“…………怎么样,如果你真心想要买的话,我正好有认识的人在生产厂家工作,帮你联系他的话说不定还可以打点折。”不二半开玩笑地说。
当不二说到那个认识的人的时候,手冢的脑海中瞬间浮现出菊丸的脸。
原来——这世界的不二,和菊丸也是认识的吗?

不错,这个世界。

“嗯,谢谢,我会认真考虑的。”手冢点了点头。
虽然对于日本人来说,“我会考虑”这种暧昧的说词一般就代表了拒绝,但手冢严肃认真的表情却让人觉得他的确是在斟酌,而不是婉拒。
不二也不知道是不是信了他,径自笑笑,放下手边的东西,弯下腰,双手交叠支撑在柜台上,仰头望着手冢,扩大了笑容。
“今天也只是来看看吗?”话语里明显带有玩笑的成分。
“……”手冢忽然想不出如何回答。因为如果回答“是”,那么照现在的情形来说,实在是有些暧昧。而如果回答不是……
他考虑了半晌,最终决定破费。
“我有个外甥女,快要过生日,我想为她买把儿童用的小提琴做礼物。”

话虽如此,倒也不全是虚言。因为他的确有个远房表姐有孩子,只不过那孩子才刚一岁不到而已……

“原来如此。”不二点点头,直起身走出柜台。
“孩子多大?以前学过琴吗?”
“不大,琴……之前也没学过。”
“哦,这样啊,真是个好舅舅,还想到要培养外甥女的艺术修养。”不二打趣道。
“……过奖。”
“那么,孩子到底多大?如果是启蒙的话……是三岁还是四岁?”不二把手冢领到童琴区域,回头问道。
手冢实在说不出孩子的真实年龄,只是道:“你们这里给孩子拉的琴都有多大?”
“最小的是十六分之一的琴,往上的话有八分之一,四分之一,二分之一的……”
手冢也实在不懂那么多,便只是点了点头,道:“就十六分之一的好了。”

不二细细挑了一把音色清澈的好琴,让手冢过目。
“这么小?”十六分之一的小琴,拿在成人手里就像个玩具模型一般。他翻过来看过去也看不出什么来,于是又还给不二。
递琴的时候正好看见对方白皙而形状美好的手,指甲修剪地干净而整齐——掌心没有常年握住球拍留下的茧,而是在左手指尖有一些略显粗糙的硬皮,显然是经常练习小提琴而留下的按弦痕迹。
“一般孩子的话,三岁到五岁拉这么大的琴正好。”不二没有意识到手冢注视自己双手的视线,而是接过小琴,笑着调整了一下,问道:“决定了吗?那么就这把了?”
“是的。”
“好的,算上搭配在一起的琴弓和琴盒,价格是两万八。请问是现金还是刷卡?”不二把小琴细细放在盒子里,提着走回柜台,开始操作收银机。

手冢一直注视着不二的动作,直到对方问出这句话来,他才猛然一怔。
现金……自然是不能用的,因为样式根本不一样,至于刷卡……他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自己开户的那家银行,就算有,他钱包里的那张金卡在这里也不知道能不能用。
如此简单的一个问题,居然把他这个在法庭上从未给过对手机会的大律师难倒了。

不二看着客人伸手入公事包的动作瞬间停住了,过了好一会也没有掏出什么东西来。
“莫非……先生你——没带钱包?”
手冢觉得自己脸上的表情应该一辈子都没有这么别扭过,抿地紧紧地薄唇发不出一个声音,内心挣扎了半晌,最终才无奈地点了点头。
出乎意料的,不二不仅没有显出忿满或是嘲讽的表情,却是仿佛在忍耐了很久之后,最终爆笑出来。
“对不起……”手冢觉得耳根有些发红,估计一生都没有这么难堪过。
“没……没关系……”不二依然笑地直不起腰来,直到手冢被他笑的心底发虚,暗自想着真有这么好笑么他会不会是发现了什么之类的事情。
“对不起。”似乎是发现手冢明显是被自己过激的表现僵到了的神情,不二终于直起了身子,一边擦着笑出来的眼泪一边解释道:“实在对不起,先生……我刚才不是在笑您,只是您的模样和我的一个朋友长得很像,而他从来没有露出过像您刚才那样的表情,我一时联想所以实在忍不住……”
“……朋友?”手冢心中一动。
“是的。”不二收了笑容,恢复了平常那般淡然微笑的表情,“他跟您……长地真得很像呢,我初次见到你的时候简直吓了一跳。”
“原来如此。”手冢定定地看着不二,将视线深深投入到对方好看的蓝色瞳孔里。

不二却忽然移开了视线。

“……琴的事情这次没有关系,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会帮您把这琴一直保存着,下次再来买好了。只要但愿不会错过令外甥女的生日……”说着,他弯腰把已经包装好的琴盒放在了柜台下。
当他再次起身的时候,却发现眼前刚才还站立着的男人已经随着自动门打开的声音莫名消失了。

************************************************************************************

“手冢啊,真没想到你会忽然喜欢上古典音乐呢,虽然以你的形象和这种东西说不上绝缘,但一下子变得如此狂热还真有些令人摸不着头脑……”
放下给顺便路过就给手冢送来的MPP样品,菊丸站在玄关内都能听到响彻房间的小提琴协奏曲的声音。
“没什么,最近就是有些想听了而已。”手冢拿起那个不大的盒子,还没等菊丸多说几句就径直打开了包装。
“喂喂,你也不谢谢我,就先打开了算什么意思!”菊丸大叫,“我辛苦给你送东西过来,居然连茶也不请我进去喝一杯!”
“……多谢。进来吧。”

菊丸捧着茶杯坐在沙发上,四处打量着:“这间公寓……一点都没变化呢。”
“难道有什么是需要变化的么?”
“倒也没什么……”菊丸一边嘀咕着一边转头,忽然就看见了桌边茶几上放着的一本大部头物理学专著。
“平行宇宙研究?你最近怎么看起这种书了?”
“在图书馆借的,随便看看罢了。”手冢回答地波澜不惊。
“真搞不懂你……”吸了口茶,菊丸注视着仔细观察那台样品MPP并且翻阅着说明书的手冢,忽然想问什么,却又终究没说出口。话到嘴边,变成了:“……我想借本写真集回家看。”
“就在那个房间里,你想看哪本就自己拿。”
听到这话,菊丸倒是小小的吃了一惊,坐直了身子。
“手冢,你原先不是都不准我们碰那个房间里的东西的么?”
“……没什么,你看中什么就拿回去也行,放在这里其实也没什么大用处。”

菊丸站了起来,直接往那个房间走去,不一会儿出来,手上拿了几本装帧精美的自然风景写真集。
“这几本我借了。”
“哦。”手冢也没看他,只是注视着手里的说明书,点了点头。

怎么都觉得不对劲的菊丸斟酌了好几分钟,才试探着开口:“喂,我说手冢,你最近是不是……”
没等他说完,话语却被对方打断了。
“菊丸,你学过宏观物理吗?”
“啊?我是学软件开发的啊,虽然基础物理的确是有学过啦……”
“那你相信有平行世界吗?”手冢忽然抬头,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神情严肃。
“哈???”
“……算了。”他并没等到答案,而是移开视线,起身道:“要给茶添水吗?”
“不,不用了,我这就走了。”
“嗯。”
“对了,那个东西试用完了要告诉我感想啊。”
“好。”

走出手冢家,菊丸下意识地想给大石拨个电话,报告一下刚刚在自己前队长家里发现的一些异常状况,然而他盯着手机过了很久,也没把电话打出去。
他最终还是收起电话,苦笑起来。

明明……是那么想听他的声音的。
如果在以前,肯定毫不犹豫地就打了吧。

如今的自己和他,好像就是在做梦。
做一个明明非醒来不可,确是无论如何都醒不过来的白日梦。

TBC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介绍,是什么?能吃吗?

未那个啥/萝卜

Author:未那个啥/萝卜
自留地纯粹
人品崩坏有

水产存在可能
补品存在不定

ACG向主
耽美向主

同人大好
(向来N作并萌因此爬墙无)
中度声控

垃圾产出有
吐槽有
YY有
妄想有

时光,请让我无视!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同学,今天你踩了吗?
好友一览
搜寻栏
加为好友